致父亲

发布:2017-7-6 来源:校报 浏览:0 字体:
 加载中

  小时候便读过一句话:“父母是横跨在子女与生死之间的一座山。”当时的我对于生与死这一人类永恒的终极命题无所了解,总感觉离我很远。后来长大了,才知道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伤,知道朱自清《背影》的故事,也明白了父爱如山的深沉。又是一年父亲节,我很庆幸我的父亲仍然健在,在千里之外的家乡。但对我的父亲而言,他的父亲已然远行。我不甚了解他们的故事,或许他们也曾像我们一样没心没肺地争吵,过个晚上就跟没事人一样,继续谈天说地。不同的是,我们父子还能继续相亲相爱,但爷爷已经像一叶轻舟,匆匆地漂出了父亲湍急的一生,离开了我们的世界,去到了比远方更远的远方。

  想起我的父亲,记忆最深刻的是我上初一发生的一件事。当时调皮的我与同学打闹时把教室讲台上的电线管撞掉了,事后某天清晨早读时,知晓此事的年级长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把我叫出了教室并严肃地训斥了我一顿,让我想办法修好整个管子。六神无主的我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事情告诉了父亲。了解事情经过后,父亲并没有责怪我,第二天傍晚时分便带着锤子、钉子等工具出现在我教室的门口。傍晚课间,班上的人不多,他没同我多说些什么便开始拆坏了的旧电线管。父亲很小耳濡目染,从爷爷那里学会了修理技术,很熟练的把旧管子拆了下来。

  当时的天气很是闷热,汗珠渐渐染湿了他的衬衫。同学们陆陆续续从外面进来,越来越多好奇的目光聚集过来,让原本在一旁打下手递零件的我站立不安、忐忑不已。十分钟就像一个世纪般那么漫长,父亲埋头半蹲、满头满身大汗的样子深深地烙印在我的脑海,让我的内心苦涩不已。终于,线管安装好了,焕然一新。我低头跟着他走出教室。一路上他什么也没说,到了校门口,他叮嘱我在学校好好学习,然后说“走了”,留给我一个渐行渐远的高大背影,而我却还没反应过来,连句再见都没说。看着他远行的背影,我的眼眶满含泪水,强忍着不让落下。

  这是我记忆中的父亲,不善于言辞,却用行动表达着父爱。我时常想,他眼中的父亲是什么形象呢?他们有着怎样的故事?他是否也会梦见自己的父亲,想起记忆深处一个个被时光打磨的故事。他是否像你对我般牵着你的手教你走路,陪你玩耍、散步、在山后湖畔垂钓,在你长大远行追逐诗与远方时故作轻松地作别? 

  不禁想到《朱生豪情书》中的一句话:“我看见了你,便像是找到了我真的自己。如果没有你,即使我爱了一百个人,或有一百个人爱我,我的灵魂也仍将永远彷徨。你是独一无二的,我将永远永远多么多么欢喜你。”只希望我的父亲,今日你能多份释怀,少份疾思。


来自:第455期四版

分享到: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6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