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词与书画

发布:2017-7-6 来源:校报 浏览:0 字体:
 加载中
  我是学国画的。在长期的绘画过程中,我想到了一点:如何使平淡的画面生动起来,使人看了画作之后,产生联想或感悟出点哲理来。这是一个比较难的问题。现实生活中,同样都是艺术,听音乐使人一吟三叹如醉如痴,看电影、电视剧使人或喜或悲。古今中外,名人大家有的画作再好,很多人看后,也只是感叹,感觉像与不像、好与坏,基本没听说有人感动得不忍离去,甚至喜极而泣。这是为什么呢?因为画是平面的,没有音乐声光的配合,起不到立体打动人心的效果。但小说也是平面的,只有几段文字,就能打动人心,让人随之喜怒哀乐。大家读到《红楼梦》“林黛玉焚稿断痴情,薛宝钗出闺成大礼”这一章节时,会心酸落泪。为什么?因为语言文字描写烘托出了一个凄清的场景气氛,打动了人心。
  由此联想,我们何不把语言文字加诸画面之上,给绘画配上恰当的诗词文字,将画作没有表达到的意境、思想、哲理用诗词的方式阐释出来,以加深读者对画作的理解和印象,使之对画作过目不忘,印象深刻?
  要做到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画完美结合、浑然一体,并不那么简单。唐代诗画大家王维是最好的榜样。他的画我没见过,他的诗我却读过,“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这些感人至深的诗词,本身就是一幅绝好的图画。诗是画与话的结合(诗=画+话),即有一首诗就能画出一幅画来,有一幅画就能为之写出一首好的诗(词)来,这就是诗情画意的完美结合。如果加上一手好毛笔字,再盖上一方好印章,诗书画印四者俱全,那就是一幅最完美的艺术作品了。
  比如,画一幅山水画,一片荒山、几株枯树、一湾逝水、一轮明月……画面简单,没什么内涵,过眼即忘,但如果配上几句话,“地辟荒山远,秋深雁声绝。风吹水不动,孤悬寒江月”,意境就不同了。这是一首古风,用白描手法描写秋末冬初凄清、寒冷、肃杀的景象。荒山野岭,草木凋谢枯黄,河水结上了冰碴,流不动了,更增加了深秋的寒意,只有高悬天际的明月,还散发着金黄的光芒,展示天地间的宁静与悠远。这首诗为这幅画起到了很好的注解阐释。诗与画,相得益彰,互相印证,展示了艺术的魅力,加深了读者对这幅画作的印象。
  其他山水画也可照此方法配写相应的诗词文字,花鸟画也是如此。不管画什么样的花草鱼虫都可以配相应的诗词文字,而且可以用拟人手法,把大千世界各种动植物都赋予生命,使它们可以像人一样活起来,有思想、有灵魂。比如,我为紫藤花画题诗(绝句):“廊外门前散暗香,一行一串泛青光。阳春三月芳菲日,紫气东来送吉祥。”紫藤花寓意阳光明媚、春意盎然、吉祥如意。
  为人物画配写诗词文字,对不同时代、历史背景人物的评价、定位要符合历史,准确而有新意。例如,我对诸葛亮的评价:“文韬武略集一身,匡扶汉室为己任。可叹英雄迷失路,历史岂能倒车轮。”
  要给绘画题诗(词),个人认为要注意三点:一是要注意诗画结合,恰到好处。诗是配角,画是主角,配题的文字为画服务。既不要文不对题 ,即文字与画面无关,又不要画蛇添足,无病呻吟。
  其二要注意立意,即想表达什么意思、说明什么问题。个人认为立意要新,别开生面。当然人云亦云也无不可,即题一些古人名人的佳作格言,但总是那几句话,就显得俗气,如给牡丹题“富贵花开、艳冠群芳……”所以,给画题诗比单独写诗要难得多,既要对景,紧扣画面,又要有新意。至于形式是格律、古风,还是散文,因画而宜。大家都喜欢荷花,画荷花、写荷花,赞它高洁,出污泥不染。但世界万物多面,我给荷花题的诗是这样的:“六月绿叶碧连天,红白点点映水面。本是污泥滋养大,却称高洁泥不染。”
  我在给水浮莲——莲花的题诗上就多用赞美之词:“万顷烟波净无尘,一朵灵鲜似洛神。只因来自圣洁地,冰清玉质伴观音。”水浮莲是漂在水面上,不粘泥土的植物,一尘不染,高洁干净。再比如,对梅花的题诗我也注意到对它的赞誉太多,我的题诗是:“百花仙子太匆忙,撒向人间三季香。忘却寒冬无可赏,独让梅花占为王。”从另一方面说梅花。因为冬天别的花都不开放了,只有梅花开放(其实茶花也在冬季开放,而且茶花也好看,但就是没人赞誉),但梅花凌霜傲雪却是真的,其它花都没它这种风骨,所以我另写了一首绝句:“百花春夏竞相开,谁肯寒冬被雪埋。唯有梅花心似海,敢于踏雪傲霜来。”我给向日葵花题的两首诗:其一(古风)“天生脑袋一根弦,笑脸只对太阳转。直到深秋花落去,才肯低头向下看。” 其二,(绝句)“房前屋后列排生,笑脸黄花对日红。雨打风吹终不改,一生一世恋光明。”从不同的角度描写同一事物。
  人物画也是如此。在给四大美女题诗时我也另辟蹊径,没有在容貌上用文字下功夫。这四个女人都与历史、国家社稷的命运联系在一起,且起到了重要作用。我对四美的题诗:西施是“貯萝春水洗香纱,沉醉仙歌震馆娃。美女江山如兼得,越吴大地易君家。”杨玉环是“从来薄命数红颜,百媚千娇亦枉然。众口一词说‘祸国’,罪责皇帝上天难。” 貂蝉是“群雄逐鹿起风尘,救国除奸拜粉裙。美计连环纵然好,也难留住汉家春。” 王昭君是“幽怨琵琶绕帐房,凄清大漠地天荒。离乡去国为华夏,忍将他乡作故乡。”
  不单是绘画,书法也一样。不管书写什么体,绝大多数人书写的内容是唐诗宋词、名人名言。今天写大江东去,明天写北国风光。为什么不写自己创作的诗词格言呢?这也是书法创新的一条道路。所以大胆建议,写书法的人要学学诗词。任何艺术家没有文学、历史、社会学方面的知识功底,很难向上发展。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就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既锻炼人的思维能力、文字功底,又能使绘画的意境更加悠远深邃,甚至充满哲理想象。我对诗画结合的题诗是:“靓男美女落毫端,花鸟鱼虫取自然。自有胸中大丘壑,诗词歌赋点江山。”

来自:第455期四版

分享到: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6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