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梦环游记

发布:2018-1-3 来源:校报 浏览:0 字体:
 加载中

  唯爱人无法相忘,只思念不可延宕。
  想起这样的一首歌“老人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不容易就图个团团圆圆”。可以说,皮克斯替蔡国庆唱了回春晚。关于亲情,似乎永远是人心尖上的柔软。在影院里,很久没有见过大家纷纷摘下眼镜掏纸巾的动人时刻了。郭敬明说:有很多很多年,我已经没有哭出过声音了。虽然眼泪还是一如既往的流,但可以做到的是,面无表情。我想,寻梦环游记里带来的泪水不该是廉价的,它在泛滥了的家庭亲情与自我梦想取舍的题材中,套用了亡灵世界的元素,设置了合情合理又足显张力的反转,又通过光怪陆离的冥界舞台的视觉震撼,不流于俗套。
  在中国的玄幻片中,或鱼鳞屋兮龙堂,紫贝阙兮朱宫;或光摇朱户金铺地,雪照琼窗玉作宫……大抵美妙的所在都属于神仙,地狱则是败井颓垣,黑漆满刑具。都说变古乱常,不死则亡,但被墨西哥鬼文化包裹的寻梦环游记里对于冥界的色彩斑斓到近乎光污染的塑造,对于亡灵世界的重熙累洽、歌舞升平的呈现,虽冲撞了我们固有的认知,却展现了其驰魂荡魄的魅力。电影里温馨笼盖的恬静小镇,霓虹照耀的煌煌门户,花瓣堆砌的风情道路都呈现梦幻且美妙的迷人模样,难得的是,这些都是基于墨西哥当地瓜纳华托的一些实体彩色建筑。新奇的创意与丰富的配色,该是我对这部影片的第一印象。
  故事的主人公米格出生在一个鞋匠家庭“里韦拉斯”,“里韦拉斯”深信自己被音乐所诅咒,祖祖辈辈都摒弃音乐。在米格追求自己的音乐路上,遇到自己的祖父——埃克托。当年,埃克托和他夫人伊梅尔达都是热爱音乐,当有了女儿之后,伊梅尔达选择放弃音乐照顾家庭,而埃克托则继续选择了音乐道路,两人自此分道扬镳。你做你的浪子,我过我的日子该是他俩的写照。在中途,埃克托选择回家时却被同伴德拉克鲁兹毒害,其继而将埃克托的创作据为己有,并成就一代歌神的豪名。在电影里,夫妻俩的误会能够消除,德拉克鲁兹欺世盗名的罪名会被揭穿并受世人唾弃,家人能不论生死在同一时空团聚,这样好的结局,在大畅人心的同时,却影射着现实,人生鲜少有这样的好事情。
  除情节值得关注外,这部影片的情感也是充沛且丰足的,不管是和家族对抗追求音乐梦时的迷惘与排斥,还是在最后努力留住埃克托生命时的感动与释然,或是在德拉克鲁兹露出真面目时的憎恶与动怒……在每一环节都能和人们的内心来一曲和弦。“谁都知道胡安妮塔,她瞳孔有不同颜色,牙齿又歪,面颊又塌下,手的关节长到了地上,头发像荆棘一样,站着总是两腿弯弯,要不是我丑怪无比……”歌声毕,形骸随风而逝的场景。还有埃克托给coco唱着“Remember me,thought I have to say goodbye,remember me,don’t let it make you cry,for even if I’m far away,I hold you in my heart……” 这样的两个片段,颇动人,让人感慨着为电影留下热泪的感觉真好。
  寻梦环游记中以这样天真的姿态来谈论死亡的心境多么令人羡慕。一个人的真正死亡不是心跳停止跳动也不是医学上界定的脑死亡,而是他彻底的被人遗忘。在寻梦环游记所描绘的世界中,春树暮云会在某个时空的班荆道故中消散,离怀别苦会静寂,爱着所深爱的人,念着所深念的事,世界又是一番可爱。昆德拉在《不朽》中写道,当你永远镌刻在他人的记忆中,这就是不朽。想着也许活着的反义词或许不是死去,也许是忘记。在能够深爱的时间里,把时光多多和父母兄弟、亲戚朋友共享吧,毕竟感情永远是奇妙的一件事情。
  出了影院,感动褪去,去肌分理地来推敲冥界持续的规则,即被仍活着的人记住便是亡灵在冥界存活的基础,一旦在那边的活人世界里没人记得你了,被遗忘了,在这边的你便会消失,也叫做终极死亡。这种设定倒是符合“豹死留皮,人死留名”的追求。但如果按照这种规则发展,亡灵世界留存最久的不都是历史名人,而非劳苦大众、平民百姓吗?这是否又是不平等的永生呢?仍待商榷的一个问题吧。
  依旧感动着昨日的历史,拥抱着明日的故事。

来自:第467期四版

分享到: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7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