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一人

发布:2018-1-3 来源:校报 浏览:0 字体:
 加载中

  一个人,蛮好的。
  看看书,绣绣花,写写诗。没到温酒煮茶的年纪,一杯热水,便也暖进了心窝。只是,一个人的时候,格外想念秃枝枯叶的树,想见北方故城的雪。
  我是个地道的北方姑娘,生在北方,长在北方。我身材矮小偏瘦,没有北方人的样貌、声音、身形,不过性子直,还有些倔,说好听点,叫韧性。也许是韧过了劲儿,别人的韧是掰不断,而我,是掰不动。所以,我愈来愈发现自己与这个城市,甚至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我发现,人们常常藏着自己的小心思,人们有问题有矛盾不会直接开口,人们喜欢“委婉”。而我,却喜欢有话直说,不喜欢拐弯抹角,会倾诉开心或不悦。我发现,身边的人会兴奋地和你讲话,你报之回应,而当你讲话的时候,静默无声。所以,渐渐不懂了,是否直接是错,圆滑是真?是否冷漠才是世界的常态?慢慢感觉到,还是有枯有荣的景美,有冻有化的雪亲。也许,儿时交的朋友才真的是彼此付了真心,只有他们和家人能懂我、理解我,愿意听我讲故事、说真话。
  然后,我会在走路的时候突然流泪,会在夜半的梦中惊醒,因为我不懂、不通。我有时讨厌这样的自己,嫌弃自己矫情,像个小女孩,有时又有点儿心疼自己,没有成为想象中的样子,没有过着想要的生活。然后,我用一个下午,放肆哭了一场,然后,静心。把眼泪哭尽,便只剩下理性了吧。这次,果然想的明白。如果这不是我想象中的样子,那就让想象中的样子变成这样,如果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也要活的精彩。这是我想法萌生的第一天,此刻,是第一秒。和世界不一样,没有什么错,只是,走了不同的路而已。起点皆为生,终点都为死,凡世走一遭,倒也没了差别。妈妈说,学会了圆滑才是真的成熟了、长大了。那么,我愿意一辈子不长大。且不说,青春当年不要失了纯性、平了棱角,若能一辈子真真地做自己,在俗世的生活中不俗的活,才真的对得起自己、看得起自己吧。
  然后,我愿慢慢地习惯独行,放慢步伐,读书、听雨,再落笔写写生活起落。少去沾染世界的复杂,平和性子,但不能失了本心。然后,我会慢慢不想家,不轻易落泪,去尝人生百味,然后,渐渐不易喜、不易怒、不易悲,不会在风霜中觉得委屈,不会在深夜里感到害怕。只身,却不觉得孤独,我想,也是一种长大吧。
  很喜欢陈粒《走马》里的一段词,“世界孤立我,任它奚落,我只保持我的沉默,明白什么才是,好的,坏的…”
  世人多薄凉,惯了便好,倒也不必心伤。
  从前的我,乱于心,困于情,畏惧将来,又常念过往,如此,便是不安好吧。而今后,应该不会了。

来自 第467期四版

分享到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先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