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能将阳光打败

发布:2018-1-3 来源:校报 浏览:0 字体:
 加载中
   “武汉没有春天。”
  这是我来到武汉的第一天,我哥来火车站接我时说的第一句话。
  “这怎么可能呢!湖北和浙江处在同一纬度上,理论上来说气候条件应该相差无几。我就是考察好了才报考的武汉理工大学。”
  “这里热的时候比家乡热一点,冷的时候比家乡冷一点。”
  这是哥哥说的第二句话,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接过了我手中的行李箱。
  不可思议!因为近海的关系,浙江的空气湿度较全国大部分省份都要高,从而夏天显得闷热。身处华中的武汉怎么会比家里还要热?
  这里没有海鲜。
  说第三句话的时候我们正在热情的学长学姐的带领下排队准备搭校车。我看了我哥一眼,二话不说迈开腿就向售票大厅走去。我实在不能想象吃了二十年海鲜,吃海鲜比猪肉还多的我如何生存在没有海鲜的地方四年。
  我对武汉的印象糟透了。
  在从火车站去学校的车上一声不吱地看沿途的变化,一路从繁华的市中心到了破旧的住宅区和小店面,我的心一点一点地往下沉,我听不到周围那些兴奋、好奇的父母、孩子的声音,只看到黯淡的未来。
  处理好报名缴费的一系列手续之后,坐很挤很挤的校车从南湖到了升升公寓,不记得期间的路途,只觉得很遥远,一想到以后就要每天走那么多路去上课,就开心不起来。
  遇上中午吃饭的时间到升升食堂吃饭,看到他们都把菜打到同一个碗里没有了食欲。我指着碗里的青椒、茄子、藕,尤其是辣椒对妈妈说,你看,这些蔬菜都是我不喜欢的,这边几乎每个菜都有它们,我以后吃什么呀?!指着碗里的鱼块对姐姐说,你看,河鱼都是骨头,我肯定会被卡住的,我要吃海鱼啦!指着整个碗对她们说,哪有饭和菜放在一起的,味道也混在一起了,很讨厌诶!我赌气地没有吃饭。
  妈妈和姐姐当天就搭返程的火车回家了,哥哥也回去了自己学校,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是的,只有我一个人了。我不断地发短信给姐姐和朋友们,一遍又一遍地说武汉的路况有多差、环境有多恶劣、气候有多善变……武汉没有春天,我的心也感受不到春天般的愉悦舒展。
  我开始无止境地看那些自己以前写的文字和同学们那些关于我们的年少轻狂,看到流泪看到微笑,我做着和刚进高中时一样的事情:怀念过去。我怀念的是无话不说,我怀念的是一起做梦,我怀念的是争吵以后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
  我在这个没有春天的城市度过了大学里的第一年,直到再次看到这样的文字,我才不再怨天尤人。
  “‘但是’这个连词,好似把皮坎肩缀在一起的丝线,多用在一句话的后半截,表示转折。比方说:你这次的考试成绩不错,但是——强中自有强中手。比方说:这女孩身材不错,但是——皮肤黑了些。‘但是’这个词刚发明的时候,也许它只是一个单纯纽带,并不偏谁向谁,后来在长期的使用磨损中,悄悄变了。无论在它之前,堆积了多少褒词,‘但是’一出,便像撒了盐酸的污垢,优点就冒着泡沫没了踪影,让人记住的总是贬义,好似爬上高坡,没来得及喘口气,‘但是’就不由分说把你推下谷底。”
  这是我很喜欢的一位女作家毕淑敏老师的短片散文《风不能把阳光打败》里的内容,记得第一次看到这篇文章是在高中,当时对于她说的“‘但是’的本意,不过是强调事物的立体。可惜日积月累的负面暗示,使得‘但是’这个预报一出,就抹去了喜色,忽略了成绩,轻慢了进步,贬斥了攀升。”抱有怀疑,更觉得她随后提到的“一位心理学家主张大家从此废弃‘但是’,改用‘同时’。”不能赞同。
  因为我觉得,“但是”它可以作为一个积极的存在。比如她在文中提到的两个例子。
比如我们形容天气的时候,原先说:今天的太阳很好,但是风很大。
  她的意见是说:今天的太阳很好,同时风很大。
  而我觉得可以这样说:今天风很大,但是太阳很好。
  不知道你能不能体会它们之间的不同,但是就是这简单的三句话改变了我,我开始在生活中发现那些我原本没有注意到的美好可爱:这里有很热情的学长学姐和善良单纯的同学们,这里有我以前没机会吃到的正宗的精武鸭脖和周黑鸭,这里有妈妈喜欢的孝感麻糖,这里有浙江没有的水果杏,这里的物价很便宜,这里的奶茶店很多……
  当我发现这些美好的时候,我同时惊喜地发现了春天,那是一种如沐春风的舒适愉悦。
  风不能把阳光打败。
  谁说武汉没有春天?
  我心里的武汉,春暖花开。

来自:第467期四版

分享到: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7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