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日报】“除了看不见,我什么都能做” 双目失明的黄莺荣获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

发布:2019-5-8 来源:长江日报2019-5-8 浏览:278 字体:
 加载中

  7日下午,黄莺在使用笔记本电脑长江日报记者李子云 摄

  2岁起双目失明,两眼只有光感。7日,武汉理工大学法学与人文社会学院大四女生黄莺以“自强不息,温暖他人”的品质荣获第十四届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

    “除了看不见,我什么都能做。”7日下午,在武汉理工大学余家头校区,23岁的黄莺在室友陪同下,一脸笑容地对长江日报记者说。她高考填报的是新闻传播专业,也是被这个专业录取的。由于新闻传播专业学习对身体有一定的要求,她接受调剂就读社会工作专业。

  在黄莺看来,“盲”有时可能只是换一种生活方式,换一套游戏规则。与“盲”和解,或许生命就会大不同。“除了视力外,我的外在和内心与常人也没什么不同。我的人生并非只有按摩这条‘盲人职业路线’”。

  课堂上从没看过黑板

  “课堂上,我从没看过黑板,只是‘听’课堂。”黄莺说,“‘听’课堂的习惯是从小学就开始的,一直持续到大学课堂。”

  2岁那年一次发高烧导致黄莺视网膜色素变性。虽然父母带着她跑遍全国大城市就医,但没有任何好转迹象,她的双眼只有光感。

  从6岁开始,黄莺作为盲童,均在特殊教育学校完成了小学、中学阶段的学习。在学校里,她坚持自己叠被子、洗衣服,始终觉得“除了看不见,我什么都能做”。

  2015年6月,作为宁夏参加高考的首名盲人学生,黄莺用盲文作答,以高出当地理科线85分的成绩被武汉理工大学录取。

  黄莺说,虽然她在课堂上看不到,但是她能把听到的都记下来,课后复习巩固。进入大学后,她把老师讲课的PPT拿回寝室,然后转化成WORD文档,用读屏软件听。

  “最大的困难是高等数学学习,读屏软件也处理不了。”黄莺说,“好在学校及时安排了两名研究生辅导我学高等数学。两位学长念出并讲解高等数学内容,我再用盲文演算做题,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口述—盲文记录—盲文学习—盲文解题—口述’学习模式。两个月下来,我的学习成绩突飞猛进,最终以97分通过了高等数学考试。”

  就这样,大学连续3年,黄莺综合测评都名列班级第一。今年,她顺利保研到武汉理工大学政治学专业。

  生活中手机电脑玩得溜溜转

  在接受长江日报记者采访前,黄莺顺利加了记者微信,而且都是文字交流。“这些都是读屏软件的‘功劳’。”黄莺说,“我用搜狗拼音盲打汉字,读屏软件可以说出字的读音,听了内容后,我再进行文字调整。每分钟至少40个字以上,与一般人使用手机或电脑处理文档的速度差不多。”

  “生活中的黄莺跟我们没啥不同。”黄莺的室友杨蕊嘉告诉长江日报记者,“刚进大学的时候,在寝室里,黄莺的身体经常会碰到桌子、椅子。去食堂打饭,也是我们带着她。不过,只过了一个星期,她就应付自如了,不仅在寝室没有磕碰,一个人去食堂打饭都能完成。”

  为尽快让黄莺适应校园生活,校方聘请教练教她“定向行走”技巧,还专门给她配备了“盲杖”,让她能够安全过马路。

  随着活动圈子扩大,黄莺还参加了校内演讲与口才社团,一直担任部长至今。近期,黄莺还自己开发了一个公众号——“盲着看看”。她号召4名盲友投稿,自己则担任主编和校对。她希望通过这个公众号让社会了解盲人群体,改变公众眼中刻板的盲人形象——盲人并非只能从事按摩职业,还有很多超凡能力服务社会。

  未来想考公务员,也期待爱情

  临近本科毕业,黄莺将自己的毕业论文题目定为《社会组织介入视障高等融合教育问题研究》。她说,盲人可以有更远大的梦想、更广阔的天地,而通过教育可以实现这些梦想。

  黄莺说,她打算研究生毕业后考公务员或者从事社工服务。“从目前来看,考公务员,估计我的视力难以过关。但我完全可以适应残联、社工等方面的工作。”

  黄莺也期待着自己的爱情。“研究生毕业后,我希望爱情随缘”。

  长江日报记者杨佳峰 通讯员谢小琴

原文链接 http://cjrb.cjn.cn/html/2019-05/08/content_130115.htm

关键词 中国大学生年度人物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