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狮城402寝:我们像鹏鸟 奔赴在去往天池的路上

——保研寝室专访

发布:2018-10-29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1203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你们有在寝室里排个辈分的序号吗?比如谁是老大?”记者询问。

  最左边的潘子肖刚表示“没有”,微弱的否定声却立刻被室友的调侃淹没:“那是肖哥啊,肯定是肖哥。”

  一片笑声中,潘子肖匆忙解释:“没有没有,大家都是好兄弟,哪有什么老大老二的。”陶泽远解围道:“子肖是班长,学习也很好,考试之前经常带着我们一起学习讨论,可以说他是我们中最厉害的一个。”

  面前的四个大男孩:潘子肖、陶泽远、胡万帅、单梓键,已分别被保研至清华大学、华中科技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和华南理工大学。除了共同来自自动化1501班外,他们还有一层更为特别的关系——狮城402寝的室友。

  因为是大类招生,大二重新分专业后,这四个男孩才组建了寝室。在青春最好的年华里,能有这么一群人并肩前行,他们觉得是彼此的幸运。

  “有的时候铁哥们不一定非要两肋插刀,但一定是互相给力。大家一起努力,比单打独斗要幸福得多。”

从左至右依次为:潘子肖、胡万帅、陶泽远、单梓键

  “肖哥是大boss,像我们学习、竞赛、论文什么的都是肖哥带我们一起。”

  主修专业平均绩点4.503,排名年级第一;美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特等奖提名、北斗杯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全国优秀奖、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省级一等奖……翻阅潘子肖的简历,占据大块版面的竞赛荣誉格外吸睛。

潘子肖

  竞赛“霸占”了潘子肖大学生活的逾半光阴,路人只看到他的风光,个中辛苦却只有自己知道。为了参加建模美赛,大三的一整个寒假,潘子肖都需要从东院跋涉到南湖做题,寒冷和孤独,他也不知道是哪一个陪伴自己更久。

  “苦中也要找乐子啊。”留校的腊月二十八,武汉下了一场大雪,虽然带来了行动上的不便,却也给潘子肖提供了一场雪仗的惬意。和一起参加竞赛的队友打雪仗,潘子肖信心十足:“他是南方人,没怎么见过雪,我就觉得我一个北方人肯定能赢啊。”但没料到队友身强力壮,“武力值”悬殊,潘子肖遗憾:“居然没打得过他。”

  参加过的竞赛不胜枚举,但和室友们在“ACM程序设计大赛”上的“狭路相逢”,令他记忆最为深刻。“比赛要求三个人组队,当时他们三个组了个队,队名叫‘三个老男人’”,于是被“抛弃”的潘子肖便和另两个同学一同组队参赛。两支队伍过关斩将,都进入了决赛。但在决赛环节,率先完成任务的潘子肖队伍因提交格式的错误被“罚时”,而慢他一步的室友们则一次性成功。“那个比赛是前十五名有成绩,我是第十六名,他们是第十四名。”差之毫厘的巧合让潘子肖哭笑不得。

  对于“学霸”这个标签,潘子肖不敢苟同:“不能单凭成绩就说是学霸,我觉得学霸是那种把学习融于生活、无时无刻不在学习的人,但我还没能做到。”自动化专业的课程难度很高,光靠课堂远远不够,课下的研究也非常必要,“要把不懂的弄懂。”有时遇到一个不明白的数学原理,他就会缠着寝室数学最好的单梓键追问,直到把单梓键也问得不明白了,两个人再“统一战线”,继续请教别人。

  寝室良好的学习氛围对潘子肖也是很大的助益,“有时从实验室回到寝室想要放松放松,但一看到室友都在埋头苦读,就觉得算了,我还是学习吧。”除了主修专业自动化,潘子肖还在武大辅修了计算机,有时考试周安排紧密,复习也是一门学问,“老师最后一节讲考点的课认真听,要把书从头看一遍,梳理一下知识点,往年的题目也要多做。”

  “学霸”的炼成其实也没什么秘诀,“打好基础”是潘子肖强调的重点。关于这点,在参加清华的面试时他体会得尤为真切:“面试的时候是现场抽题,需要在考官面前的黑板上直接写出你的计算过程,”爆表的紧张度下依旧要保证准确性,“整个过程对基本功的要求很高。”而正是凭借对基础知识的扎掌握,潘子肖成功地通过清华大学的试炼,为本科生涯交上一份满意答卷。

潘子肖(右二)获青年五四奖章

  室友间的互相扶助、老师们的倾囊相授、父母亲的谆谆教诲,诸多的因素都为潘子肖的成功作下注脚。谈到对未来的憧憬,他说:“现在跟着老师做研究,我选择的方向也正是我所喜爱的,当然希望能在这个领域做出一些成果,也算不辜负一直以来的辛苦了。”

  “学委最爱睡觉,我出门他在睡觉,我回来他还在睡觉。”

  “陶泽远有个‘名言’叫‘早睡早起,晚上11点睡,早上11点起’。”面对室友的吐槽,陶泽远赧然承认,“我确实很喜欢睡觉。”

  对于潘子肖提到的“ACM程序设计大赛”,在陶泽远这里又有了另一视角的解读。彼时还是“初生牛犊”的他们,专业能力尚且不足,“英文的题目,看懂都很难,也不会写,所以我们就看其他组的做题情况,然后去主攻那些大家都能写出来的题。”陶泽远很谦虚,拿到校级三等奖的他,只用“幸运”来形容比赛结果。

  “大一的时候只是说要努力学习,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要努力学习。”不知道未来的方向是什么,不知道努力学习的结果是什么,目标不明的陶泽远并没有在大一收获理想的成绩。但到大二,结识了现在的室友后,他们为他迷茫的未来指出另外的可能,“子肖就是很清楚要做什么,他带我们走上竞赛的路。”而学院的辅导员也对陶泽远影响深远。兼任学院竞赛团队负责人的导员总会“滥用私权”,在假期时给学生布置竞赛抑或论文作业,如果不是导员的潜移默化,陶泽远说他们可能不会有现在的成果。

陶泽远

  元旦放假三天,出门三天,回到寝室的胡万帅面对的是一门即将开考,但还没有复习的专业课。“幸亏有学委的帮助,没挂,而且成绩还不错。”创下了两天复习完专业课的“奇迹”,胡万帅说全靠陶泽远整理的提纲。“学委学习特别认真仔细,期末复习的时候借他的笔记,有什么遗漏的、不完善的都能补上。”潘子肖搭腔。他们对面的寝室是三人住的五人间,相对宽敞,陶泽远便在这几平米的地方组织起期末复习课堂,带着同学上起了“辅导班”。自动化学院的学习氛围一直很浓厚,“分完班之后,大一的同学去了不同的班,考试之前大家也会聚到一起,把不同老师画的重点一起交流一下。”查漏补缺,这样考试也就手到擒来了。

  绿茵场,是陶泽远除了寝室与图书馆外最爱的去处。自初中与足球相遇,这小小的皮球便成为陶泽远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守门员、中场、后卫……只要能上场,陶泽远哪个位置都能踢。因为足球,陶泽远收获了一大帮朋友,锻炼了与人交流的能力。足球也让他学会了坚持和执着,而这份坚持也演变成对他所有热爱的坚持。

陶泽远(后排左三)在院足球队

  现在的陶泽远几乎看不出曾经腼腆的影子,虽然说话慢条斯理,但幽默的话语总是逗人开怀。感知细腻的他,总能将生活里的些微小事化成“写诗”的素材。翻阅他的空间,一首小诗令人捧腹:

天净沙

六级三十白花,微机马原抓瞎,电力电子要挂,

最后是那,检测理论方法。

  “才华横溢”的陶泽远还在评论区感慨:“为什么我能写出这么有才的诗还记不住马原!”

  被问到对研究生生活的期待,陶泽远说华科离武理很近,学长学姐们也有去华科的,做什么都很方便,至于其他,他慢悠悠地开口:“没别的想法,就希望能多睡一会,日子别太紧张了。”

  “考试都无法阻止胡万帅出去玩。”

  对于舍友的打趣,胡万帅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假如有三天放假时间,复习内容两天可以完成,那剩下的一天当然可以出去玩,“事情总是很多的,你要学会自我安排。”

  胡万帅的学习方法很简单,上课认真听是最主要的,“花钱交学费,来都来了,不听讲是一节课,听讲也是一节课,那为什么不好好听课?”事实上,保研并非胡万帅一直以来的打算,他还曾为考研做过一段时间的准备,“但是考研太累了,”胡万帅笑言,“我还是选择保研吧。”

胡万帅准备考研时的书桌

  在“ACM程序设计大赛”上的竞赛“初体验”还没咂摸出滋味,对于胡万帅的考验便接踵而来——“西门子杯”中国智能制造挑战赛。今年7月,胡万帅和陶泽远共同报名组队。谈及比赛过程,胡万帅有一肚子苦水要倒:现场调试机器,每支队伍的调试时间只有一小时;更为雪上加霜的是,设备的连接还出现问题。“心里很难受,考试前一周都没怎么复习,一心在准备比赛。”等到决赛,被安排在最后一天的他们刚走进比赛场地,就看到门外贴满的比赛成绩,“很紧张啊,看到别人都是90多分,我们才70多,就已经做好了当炮灰的准备。”胡万帅自嘲。但踏进了赛场,就不该轻言放弃,抱着这样的心态,全队不再顾及其他,全身心投入比赛。第一次调试,和其他组十几分的差距没有击垮他们;第二次,改变方法策略,再次调试。终于,他们得到了98.1分的好成绩。虽然遗憾地没能晋级,但胡万帅说“已经很好了”,作为一支“无前辈,无经验”的队伍,和结果相比,过程中的成长更重要。

  凡事不打无准备的仗,在获得保研资格后,胡万帅去企业参加了招聘面试。参加竞赛积攒经验,面试企业学习技巧,选择读研拓展深度,“实际而不功利”是胡万帅的信条。由于地理因素,胡万帅在硕士研究生阶段选择了北京理工大学,问及对于硕士生活的期待,他说一定要学到“足够能拿来吃饭的本领”。

胡万帅

  “子肖可能会在学术上走得更远,学委和梓键以后应该是技术岗的好苗子,但我更喜欢企业里的氛围,以后可能会从事销售之类。”和其他室友或多或少带有些许工科气息不同,胡万帅见人三分笑,接得住话梗,开得了玩笑,极富说话艺术。他说他喜欢马云,“庸俗点说是他有钱,但实际上是他身上的格局令我佩服。马云不仅仅是在为集团做事,更是在为这个社会做一点事。”

  “键哥像装甲车一样,‘撞’到题就开始刷题。”

  和健谈的三位室友不太相同,单梓键显得有些慢热。

  “梓键可能比较像《生活大爆炸》里的‘谢耳朵’,典型的那种理工男。”胡万帅说。潘子肖评价单梓键是“一个传奇性的人物”,自动化学院的学生在大一时就要通过计算机二级C语言的考试,从交通学院转到自动化的单梓键则到大二才考。但直到拿准考证时,单梓键才发现自己报错了科目,把“C语言”报成了“C++”。“那时候只剩20天就要考试了,我们都跟他说‘键哥你明年再考吧’,但是他说不行,于是就去买了本‘C++’的书,学了20天,结果就过了。”

  被室友戏称“普通话考试比英语四级更难通过”的单梓键来自中国的南端广东省,从小父母开明的教育方式让他习惯于为自己做决定,因此不论是保研、考研还是工作,父母都支持他的选择。不同于很多人目的明确的汲汲营营,单梓键更像是一个“佛系青年”。他喜欢读书,尤其是科幻悬疑,最近在重温《三体》;他低调谨慎,在生活中一定不会是张扬外露的那一个;面对提问时仿佛无限拉长的反射弧,但谈到和专业相关时又能够侃侃而谈……

单梓键

  单梓键觉得自己做事专注但“自控能力有待提升”。虽然知道在图书馆学习效率更高,但雨天来临时,他还是会选择窝在寝室的书桌前。在他看来,学习的时候有目标就会学得更明确、更高效,反之如果没什么目的,那学了也不怎么记得住。同样,足够的休息才能保障足够的效率,“困到学不下去了,那还不如直接睡觉去。”

  相较于语言和文字,跟数字、代码打交道让单梓键更轻松自在。把理工大信纸钉到一起,连打草稿,单梓键都是工工整整、条分缕析。在数字的海洋里,单梓键如鱼得水,每一个符号都是他信赖的朋友,编写出的代码透过他内敛的外表,表达着创造者内心的广阔。

  在千军万马挤破头的保研过程中,单梓键依然秉持着“佛系”心态。大部分高校的面试开始于推免系统开放前,而目标学校接收推免生的名额有限,属于先到先得。在等待华南理工大学面试通知过程中,室友们都劝他再去尝试一下别的学校,单梓键却固执地只属意于华南理工。直到推免系统开放,华南理工大学才终于向他发送了面试通知。在很多人觉得希望渺茫时,单梓键成功地通过面试。“我也不是多么笃定就能过,但是有机会就还值得尝试。”

  “少玩游戏多读书”,总结自己这三年多来的心得体会,单梓键这样说。多读书不光指读专业书,也应该涉猎文学作品、英文材料,工科的很多前沿文献资料都是英文撰写,他说提高英语水平也会对专业学习多有帮助。“弱小和无知都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多低头看看脚下的路,才会走得更好。

  “潘子肖最常用的QQ签名是‘醉卧沙场君莫笑’。”

  潘子肖说,这首诗从小时候读起就一直记到现在,读着读着,他渐渐地长大,诗中的那份悲壮更让他萦怀,而他向往的可能就是那一份不惧结果的执着。

  “大鹏鸟要飞到天池,我们也向往去天池。有些可能注定无法到达,但我们还是要去,哪怕折戟途中,也会坚定地走到这条路上。”在这群追梦少年的世界里,追逐梦想的历程,比结果更闪耀。

关键词 学霸保研寝室

分享到 

已有21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先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