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捕鼠器》:谁是被算计的那只老鼠?

发布:2018-6-6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1977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啊,那是什么!”漆黑的会场里,舞台中央桌子上的一个小收音机里发出的女人的尖叫声,拉开了话剧的序幕。6月2日晚7点,由水一方话剧社精心排演的话剧《捕鼠器》在西院工会精彩上演。

  1948年冬天,一个风雪交加的下午,伦敦西二区鸽子街二十四号发生了一起凶杀案,杀人犯不知所踪……而在伦敦远郊的另一边,新婚才一年的雷斯顿夫妇继承了蒙克斯威尔庄园,登报揽客后,旅馆里迎来了五位奇怪的客人——神经质的赖恩先生、刻薄的波伊尔太太、退伍军人梅特凯夫、偏中性的凯丝薇尔小姐,以及一位“不速之客”帕拉维西尼先生。

  被大雪封住的旅馆,突然到访的警察,断掉的电话线,客人的离奇死亡以及牵扯出的案件,这一切的一切都透露着诡异,就像有一只手,在黑暗中操纵着一切。究竟谁是杀人凶手?

  灯光亮起,身着一袭优雅白裙的雷斯顿夫人出现在视野中。不一会,披着黑色大衣的雷斯顿先生走了进来。一看到雷斯顿夫人,他立即献上了一个热烈的拥抱。表演者把一对小别后的新婚夫妇表现地惟妙惟肖。随后,神经质又有些孩子气的赖恩先生出现了。剧组大胆地采用反串的表演形式,让一位女性饰演赖恩先生。扮演者何凯丽用一些细微的表情、动作,传神地演绎出赖恩先生身上特殊而矛盾的气质,令台下的观众直呼可爱。

  客人都到齐了,矛盾由此展开。雷斯顿先生对神经质的赖恩先生格外的不喜;波伊尔太太对旅馆的环境表现出极度的鄙夷。这时,态度不羁的帕拉维西尼先生一出场就对雷斯顿太太出言调戏,得到众人一致的厌恶。客人们有了安定的居处后就开始担心外面糟糕的天气,赖恩先生的扮演者拉开窗帘,透过窗户看外面的天气,他对着空气挥来挥去的夸张动作和搞怪表情一下子逗乐了观众。

  “铃铃铃”,一通警官的来电令气氛徒然紧张。帕拉维西尼先生整个人都焦躁起来,开始不停地抽烟。警官带来了一个惊悚的消息,“凶手可能就在这个旅馆中”,于是七个人开始不断地互相猜疑,矛盾频发。而这时,警官突然发现电话线被割断了,惊恐消磨着每个人的精神。“啪”的一声,灯光熄灭。等到再开时,波伊尔太太已然死去。她垂着头坐在椅子上,雷斯顿太太轻轻一碰,她的身体就倒下了。“啊!”,一声刺耳的尖叫响彻会场,恐惧笼罩着所有人。

  警官介入调查,寻找每个人的不在场证明。雷斯顿夫妇发现对方瞒着自己去了伦敦,夫妻之间的关系出现了裂痕,雷斯顿夫人的扮演者程梦琦完全地融入了剧情,她竭嘶底里地大喊:“我恨他!我恨他!我所深爱的了解的竟然是一个陌生人,这多可怕!”这时,音乐陡变,“我来这里是为了做那一件事”,原来警官就是乔治——那位逃走的凶手。他癫狂的大笑,从怀里掏出一把手枪。真相终于浮出水面:雷斯顿太太就是当初死去孩子的老师,她忽略了那封求助信,导致了悲剧的产生。乔治用枪顶着雷斯顿夫人的头,大叫着“这最后一只小老鼠,终于夹在了捕鼠器里!”就在紧张时刻,梅特凯夫先生出现了,原来他才是真正的警官,而凯丝薇尔小姐则是乔治的姐姐。出乎意料的结局为这场闹剧划上句号。

  在童谣《三只死老鼠》中,演出圆满落下帷幕。导演林思浩谈到这部剧时说道,“这是一部正派在最后却成了反派的大剧。”

关键词 水一方剧社《捕鼠器》

分享到 

已有116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请先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