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模范青年乐队:摇滚于我 耿耿星河

发布:2017-3-28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9945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那晚淅淅沥沥的小雨夹杂着寒意,偌大的台球场里只有两三人把玩着球棍倚着桌角闲聊,而走道尽头却是灯火通明,不时传来电吉他饱满而有穿透力的弦音和青年男女明朗的笑声。

  我们来时阿富抱着电吉他坐在沙发上,有一句没一句地和身边的朋友搭着腔,脸上挂着轻松的笑。“哇,欢迎!”说着他立起身,伸手娴熟地摆弄茶几上成套的茶具。普洱的阵阵幽香和雾气氤氲在淡黄色灯光里,交织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怀旧气息。

从左至右,从上到下依次为:吉他阿富、鼓手阿立、吉他老钱、主唱墙博文、键盘小航、贝斯孙赓

  你曾对我说,相逢是首歌

  沙发,吧台,乐器和玻璃门,构成了这个在升升公寓I栋地下室偏居一隅但极具动感的低八度音乐室,摇滚青年阿富正是这间音乐室的经营者和授课老师。对他来说,音乐室只是一个小小的据点,三四年前,偌大的武汉告诉他,萍水相逢不是路人。

  早在2013年这间狭窄的音乐室里便诞生了阿富所在的“Rocking pulse”(摇滚动脉)乐队和“不二”乐队,我们一眼看到洗手池旁一只尘封的音箱上用白漆清晰地标写着后者的队名。偶然一次于武汉音乐学院举办的摇滚音乐比赛中,两队均入选前二十,来自华中师范大学的同风格“Skyfall”(天幕)乐队也于同期出线。所谓志同道合惺惺相惜,“Rocking pulse”的键盘手一眼看中华师组合的鼓手和吉他手。

  谈到这里阿富停止了拨弄吉他。“这种拆队组合的决定当时真让每个人都打了一场复杂的心理战,对友情、团队发展都是一次挑战。”最终他们选择留下团队的主力和“Skyfall”于2014年4月重组为现在的“模范青年”。通过网络交友联系,来自武汉音乐学院流行音乐专业的墙博文随后加入了这一新生组合。

  “我到现在都记得第一次听博文的声音。李健和窦唯知道的吧,很性感的男中音,难遇难求。”阿富笑着回忆说,这位主唱在舞台上是典型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不看别人,没有和观众的互动,唱出有灵魂的歌词和旋律便是至美。说起与队友的初遇,阿富抬手往玻璃门外一指,“戴棒球帽的是我们的贝斯,颜值担当就不用说了,以前的他非常‘摇滚’,一头长发扎在一边,第一次见他我就想,这个人好酷好有态度。”

  总有那样一次忘不掉的萍水相逢,让彼此在摇滚旅途上唱起筑梦的歌。

  在路上,把笑意写进歌里

  “我们去顺德!”一声吆喝,六张车票,一行人踏上了南下的旅途。在鼓手阿立的家乡,青年们跳出华中音乐圈,零距离接触南方别样的民风习俗、武艺文化以及美食,结识了志同道合的同龄音乐人,如此种种在他们的脑海中演化为一段段旋律,一反地下摇滚的低沉与嘶吼,原创歌曲《相遇之地》便在一声声低吟浅唱中孕育而生。

  “这就是我们的风格,有点流行,有点爵士,还有点民谣。”

  每一个音乐人把灵魂刻进歌曲都要经历由翻唱模仿到原创的历程,模范青年却把这一艰难的过程埋进了时间的尘埃里。阿富微微抬起头回忆道,他们接触的很多乐队出了很多专辑,演出也一场场地接,但是无论在台上怎样卖力,唱出来的都是空虚。“做出来的音乐一定要是时间沉淀下来的东西,唱不出最本真质朴的感受是毫无意义的。”不刻意追求灵感,没有严谨的时间与氛围限制,有时六人围炉而坐无意间一段令人拍案叫绝的旋律便会从指尖流出。

  至今武汉大小音乐节或赛事随处可见模范青年的身影。小至酒吧的夜场驻唱,大至一年一度的草莓音乐节以及于上海索尼全国高校音乐比赛获奖。“前两年可以算是模范青年的高峰期,大家还没有毕业不必忙于生计,三天两头我们的队长兼‘外交官’吉他老钱就能联系到一场人均五百收益的演出。”

草莓音乐节合影

  现今除低八度音乐教室外,队员们会安排时间前往武汉知名排练房Mix作专业训练和录制歌曲。阿富看着四周的墙壁和乐器,“那里的设施非常齐全,现场氛围也像音乐会一样,环境比这里好太多,而且是结识武汉音乐圈知名人士的绝佳机会。”老钱和贝斯手透露17年年内他们将会发布首张原创EP,从旋律到歌词,每首都非常励志,“试试从黑暗中走出来重见光明,就是那种感觉。”

  兄弟,陪我一走山川平道

  “如果明天注定各行其道,今天仍愿与你共风共雨。”说起往事墙博文会激动地拍老钱阿立的手臂,谈起艰难岁月说到同伴却会开怀大笑,或许这就是模范青年一路走来拧不断的纽带——我们是兄弟。

  “大概是走错了路才会到这儿来吧,没想到会和这六个人有一段‘孽缘’。”吉他老钱的言谈和他本人一样风趣幽默。“起初一直认为自己执着的是音乐,但发现割舍不下的是一起在音乐路上摸爬滚打的人。”

  茫茫夜色下,踩点前往光谷音乐节表演的路上乐队乘坐的车突然抛锚。当时距离演出时间所甚无几,一行人堵在高速公路上欲哭无泪。而事先到达场地的墙博文毫不耽搁,骑着摩托车来来回回把队友们一个一个送达指定地点。很凑巧地在光谷老钱的吉他调不出音,主唱便跨上那辆二轮交通工具再次返回升升取备用琴。一波三折准时到场后,那把吉他开玩笑似的恢复了正常。回想起那晚的千回百转、惊心动魄,吉他手突然正经了起来:“为了音乐我们耗费多少精力都觉得值。”

  2016年夏季,江城大雨来袭,低八度音乐教室存放的设备、乐器无一幸免,损失共计十几万元,重建再造的成本对阿富来说无疑是一份重担。即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处已有低八度分点,但此时没有一个人提出放弃音乐教室,六人合力将这片天地重塑如初。这里,是他们音乐梦想的摇篮,是如今疲于生计之外寻找灵魂慰藉的港湾。

  “看,这还是被雨水浸泡过的琴弦。”阿富看着墙上沾着尘土的塑料袋说,或许这淡淡惋惜之外,更多的是欣慰。

  我们会有诗和远方

  阿富指着身后架子上的一摞信封:“每逢圣诞节、开学,学生都会送贺卡,甚至把家里的土特产带来让我尝尝。”眉眼里有一丝诙谐和温暖。

  自阿富离校后接手低八度琴行,部分同学便会来低八度坐坐,或是一对一让阿富授课,或是利用现有乐器独自练习,受到模范青年的影响也有在校生自行组成乐队每晚来此排练。为了让学生接受更专业的培训,阿富也会从武汉音乐学院请专业老师前来授课。

  “地下室的环境确实不太好,乐器会因为潮湿跑音,琴弦也会松,但是目前还没有更换场所是因为理工的音乐氛围是我见过武汉高校里最好的。”摇滚人需要的是热情,不论是嘶吼还是低吟,总有一群人围在台前举起手比出“我爱你”的手势,在演出结束后迟迟不散去等着歌手“跳水”(指艺人从舞台上跳到拥挤的观众中,观众举起手,把落下的艺人接住并托起),一份投入一份狂欢便是给予他们最大的慰藉。

2016年武汉理工大学摇滚音乐节

  随着乐队成员纷纷毕业,或忙于工作或出国进修音乐,原本每天相聚的场景竟成了奢侈,模范青年也因此走进了一段低谷。说到这里阿富掩饰不住语气中的无奈,很快他又补充道:“即使再忙,两周里他们总能抽出时间不经意地出现在这里,只要能在一起,就很开心。”

  理想很崇高,现实有时却瘦骨嶙峋。没有人能预料乐队未来会发展为什么样,但他们都明白不论走多远,都有一个归宿,一个世外桃源让几个怀着摇滚梦想的人在弹跳的音符里度过一个个不眠夜。

  “你们为什么叫模范青年?”

  “一路走来,我们就是自己的模范青年。”

  附:模范青年乐队名单

  阿富:吉他手 来自武汉大学

  卢展立(阿立):鼓手 来自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钱彦臣(老钱):吉他手 来自华中师范大学

  墙博文:主唱 来自武汉音乐学院

  高行(小行):键盘手 来自武汉理工大学

  孙赓:贝斯手 来自武汉理工大学

关键词:乐队摇滚

分享到:

已有32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7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