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路人乐队:“你”被写进我的歌里

发布:2016-6-12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6036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门德尔松曾说:“在真正的音乐中,充满了一千种心灵的感受,比言词更好得多。”他们唱歌,吉他、钢琴、贝斯、手鼓交织为伴奏,轻轻哼唱着的原创歌词里,一字一句写的是“你”,而这个“你”,正是青春。

  《很靠近爱》:脚步在跳着 钢琴在唱着 青春这首歌

  胡骞从柜台上借了两支木质汤匙拿在右手上,在桌子角落找了一下适合击打的角度,随着夏思远轻声说“一、二、三”,他便开始了所谓的“pen beat”展示,清脆又有力的节奏游刃而来,二甜(李嘉瑶)打开平板的钢琴软件,试音之后也紧接着加入了伴奏,夏思远和王雁翔对视一眼后,同时弹起怀里抱着的吉他,一段前奏之后,姜晗的声音埋入音乐之中轻轻唱:“路灯下影子变长了/在渐行渐远着/脚步在跳着/钢琴在唱着/青春这首歌。”

从左到右依次为:王雁翔、包宇素、夏思远、姜晗、李嘉瑶、胡骞

  四月底江城多雨,鉴湖吉他与花咖啡店内烘焙着咖啡的馥郁香味,靠窗的沙发、棕色木椅上均坐满了人,我们一行人将靠近柜台的两个桌子拼凑在一起,才落坐在背部镂空的白色座椅上。

  乐队的人是一个接一个过来的,这也很像最初他们组建乐队的形式——一个个加入学校的某个音乐群,然后逐渐认识彼此。胡骞和夏思远、姜晗的相识还得益于他的“pen beat”技能,从小学习西洋打击乐的他对节奏有着别样的把控能力,在寝室随随便便找支笔就可以敲打桌面,手腕灵活地上下翻飞,配合着肘关节轻撞桌沿,室友被他的表演大开眼界后,就将他介绍给了夏思远和姜晗。

  夏思远来不及表达第一次看到胡骞“炫技”时的震撼,就先被胡骞抢了话去:“一直都知道他们两个很厉害,见面后就经常和‘夏老师’合作了。”“夏老师”——胡骞是这样称呼夏思远的。另一位吉他手是一个齐刘海的萌妹纸包子(包宇素),从小学便开始学习吉他,是乐队成员中吉他学龄最长的人,大一曾在武音附近的一家琴行教授吉他,除此之外她还学习了钢琴、箱鼓、小提琴、口琴,甚至是lol的白金段高手。同时包子也是一个容易害羞的姑娘,大家几番起哄让她唱歌,她都挥挥手笑道:“不不不,大神在呢,我不敢唱。”

  他们大多时间都在唱歌,这或许是我们之间交流的最好方式,演唱的这首《很靠近爱》是夏思远作曲,姜晗填词的。那个时候为了新年音乐会的演出,他和余区舞蹈队的同学通宵排练,自己的动作跟不上时,他们就会手把手给他教,一直到大家完美地交出了一份答卷,在表演结束的凌晨时分互相告别时,有了这首歌的灵感。“目送他们离开那一刻,不舍就涌上了心头。”姜晗回忆道。

  《睡觉歌》:一二三四五只羊 怎么还不入梦乡

  “有时间没?我们在南湖北七草坪。”

  这就是他们约唱的方式,夏思远表示只要有两人想去排练,那么就用这样的方式去约人,只要大家有时间,就一定会来。但还是因为六位成员来自不同的学院,课程不同导致大家能聚在一起的时间就无规律性。为了克服这一困难,他们采用了“随时随地”的办法。升升琴行、南湖足球场,南湖北七后的草坪、鉴二排练室,都留下过他们的身影和音乐。

  《睡觉歌》的“诞生”也是在某个夜晚南湖足球场的不期然遇见。当晚,足球场像每一个晴天的夜晚一样灯火通明,结伴跑步的人绕着橡胶跑道跑了一圈又一圈,草坪上许多小孩子聚在一起玩闹,笑声点亮了半边天。“我和包子就那时碰见了夏思远和胡骞。胡骞一如既往地坐在自己的箱鼓上,夏思远和我们一样席地而坐,两个人开始配合着演奏,当时《睡觉歌》还没有歌词,夏思远就只是哼着调子唱完了。”不过到结束的时候,他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只会唱这一句歌词,‘我真的好想睡个觉’。”

  在某段时间里,夏思远面临着极大压力,床上辗转难眠时萌发了创作《睡觉歌》的想法。“所以后来就围绕那一句歌词有了很多灵感。”

  如同这首歌的欢快节奏,路人乐队成员之间一直洋溢着欢乐、随和的氛围。“我们从来没有因为音乐发生过分歧。大家都有着自己对音乐的快速理解和思考。”夏思远立即场景还原,“诶,二甜这个改一改,包子这样可以嘛?好!”他还表示,自己一般说完话都喜欢顺便问一句,“是吧,包子?”说着还送一个眼神过去,包子起初有些懵,但还是极其配合地点了点头回答“嗯”,现场瞬间笑做一片。

  “如果有人没时间来排练,随便一人都可以代替他(她),保证乐队的正常排练,换个说法,这也叫‘填坑’。”夏思远满意地说道,“一般排练新曲,我和姜晗大致说一下调怎么走,大家能很快地找着感觉,并跟着我们的调配合上。所以排练十分容易。”这种默契与高度配合也离不开乐队成员的身怀各项技能,两位主唱擅长写歌,弹吉他;键盘手李嘉瑶擅长钢琴、电子琴、吉他,也曾担任吉他协会副会长;贝斯手王雁翔擅长贝斯、吉他,打鼓;鼓手胡骞擅长西洋打击乐器、非洲鼓、箱鼓。

  彼此的优秀使他们不曾停下脚步,即使在音乐之路走了许久,乐队成员对音乐的热爱只增不减,发自内心的喜爱让音乐融入他们的日常生活。在面对记者提问时,聊着聊着,夏思远就带头弹唱起来,胡骞便乐呵呵地拿出手机,对着他们的脸环绕一周,在一旁录像。“胡骞的笑声特别魔性,很多时候你都不知道他为什么笑,每次他一笑包子就笑了,包子一笑大家都笑了。”说完大家互相看看,又是笑声连连。

  《麻雀》:想看看五彩缤纷的世界 不愿住在这破旧的屋檐

  “路人,不是过路的路人,而是行走在路上的人。”这是王雁翔在很久之前写的关于“路人乐队”的介绍。路人乐队以原创被大家所知,包括去年的十佳歌手决赛,他们也是以一首原创《不行》夺得一等奖。姜晗和夏思远都表示:“音乐都是有感情的,没有感情的音乐都是空虚的。”

去年十佳比赛现场

  “关于《麻雀》这首歌,我第一次听是在去上体育课的路上,包子当时给我放了这段音乐,一下子就被吸引了,拿到歌词后更是喜欢。后来在十三届英文歌曲大赛的后台,我对夏思远有过很简单的采访,当时他就表示寒假有一段时间,他在驻唱期间遇到很多无奈,加上生活中的一些挫折,《麻雀》的歌词就这么出来的。”去年的光谷音乐节个人总决赛,他抱着吉他演唱了这首歌,没有花哨的技巧,只用简单深刻的歌词和独特的嗓音去征服现场的观众,一举夺得冠军。“这次十佳歌手《麻雀》的MV拍摄出来,自己看了心里酸酸的,想到曾经对梦想的执着。”夏思远说道。

  逐梦路上,最难的便是保持本心。去年,包子和姜晗两个人一拍即合,决定去财大门口“卖唱”,抱着两把吉他,拿着自己的话筒音箱就这么过去了。也是第一次“卖唱”,最初的拘谨被来点歌的人逐渐推散,包子回忆满满:“有失恋的人听着歌泪流满面,也有醉汉在琴包没放钱倒是放了一瓶啤酒,最后我们呆了两小时,拾音器坏了,得到的200块钱全用在了买一个劣质拾音器和来回车费上。”

《南山南》快闪活动

  南湖食堂的快闪、女生节的路演、靓音音乐节、光谷音乐节,他们坚持原创的道路,不刻意追求商演。“真还没有什么目的,就是乐队一起玩得开心。” 一直在旁默默弹吉他的王雁翔被“逼问”之下说道,“我们乐队最大的特点就是‘不靠谱’,哈哈,火烧眉毛了才开始排练,而且没有固定乐谱,但大家即兴创作效果奇佳。”

  话音未落,就有人吆喝,“来来来,走一个。”旋律就此弥漫开来。这就是路人乐队,随意随性,随时随地。

  “是吧,包子?”夏思远笑着问。

  附:路人乐队名单
  夏思远:主唱,材料学院14级学生,外号远哥哥
  姜晗:主唱,材料学院14级学生,外号晗妹妹
  包宇素:吉他手,信息学院14级学生,外号包子
  王雁翔:贝斯手,自动化学院13级学生 外号翔
  李嘉瑶:键盘手,经济学院13级学生,外号二甜
  胡骞:鼓手,管理学院14级学生,外号骞神

关键词:路人乐队

分享到:

已有34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本站所有文章版权归经纬网所有,如需转载,必须征得Token团队授权

© 2016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