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工人物】国旗班:那些割不断的情结

发布:2016-3-1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3410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成立于1993年的武汉理工大学国旗仪仗队至今已走过22年风雨兼程路,一面国旗,一身军装,一群“战友”。他们记得,在没有我们之前,太阳是孤独的;他们懂得,这身军装背后,是用青春扛起的信仰和责任。他们的所有奖杯都陈放在西院的一个教室里,奖杯上常常布满灰尘,鲜有外人去欣赏,他们的升旗少有人去捧场,可他们仍认认真真完成每一次升旗,执行好每一次任务。无论何时,身着绿色军装的他们都是校园内一道亮丽的风景。

  奶茶店内,两个高个男生端坐着,他们是国旗班的班长王群超和副班长朱鹏,二人有些局促,却都露出和善亲切的笑容。几句闲聊后,气氛渐渐放松,我们也从采访中一步步了解国旗班。

  有一种梦想叫军装

  “我最初是为了那身军装,穿上一身正气,而且加入国旗班,也是间接实现了自己的军校梦吧。”班长王群超满怀感慨地说着自己进入国旗班的原因。“我的初衷和他差不多,也是圆自己的一个军人梦。”副班长朱鹏附和道。“穿上军装觉得特别光荣,只要穿上军装,五分钟内整理四、五次军装,感觉军装必须要保持笔挺。”班长笑着说。或是由于军人的梦想,或是由于军训的偶然,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相聚于国旗班,传承着国旗班的精神:使命、责任、荣誉、坚持、拼搏。

  有一种勇气叫坚持到底

  每周一五点半准时醒来,无论严寒酷暑,六点集合于升旗场地。当初升的太阳射出第一道光芒,当雄壮的国歌唱出第一个音符,国旗班的队员们便护卫着国旗在绚烂的朝霞中冉冉升起。每周二、四体能训练,跑步、俯卧撑、仰卧起坐、蛙跳、深蹲、侧卧、平板支撑……凡是有用的就拿来练习。每周三、五队列训练,站一次台阶,直站到脚掌欲断,双腿打颤,还必须保证两臂夹紧,臀部收紧。为了让齐步时手臂在一条线上,拉绳子当准线;为了让正步时手臂和双腿有定位,队员在小臂和脚尖系上水杯。“高强度的训练下,你有想到过放弃吗?”“放弃?没有……虽然比较辛苦,大一结束想着已经坚持了一年了,就再坚持吧。大二结束想着都坚持了两年了,再坚持一年也没什么关系,于是就这样一直坚持到了大三。”“我们每周都要进行队列训练和体能训练。跑步、俯卧撑、站军姿、站台阶……每周一的6:50进行大升旗……这些都是只要你在国旗班,就必须做到的事情。”班长收起笑容,一脸严肃地说。

  “很多动作就是重复重复再重复,说实话真的很枯燥。让我记得很清楚的是,休息的时候大家是各种玩闹、各种开玩笑,训练时间到了,一个口令‘停’,大家笑容马上就僵了。”副班长一边说,一边模仿当时笑容僵住的情景。“训练的时候很严肃,但玩的时候很放松。”相互陪伴着坚持,这一过程,让身在国旗班的他们收获颇多。“身体得到锻炼,纪律意识增强,而且穿上军装去升旗的我十分自信。”副班长说起这些,眼里闪烁着光芒。

  有一种坚持是为了信仰和责任

  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例行升旗的具体时间,去观看他们升旗的人更是寥寥无几,但每次升旗中动作力求完美,为的不是他人的赞美,而是自己身上的军装所代表的责任。两句口令:“整理军装”、“停”,一切杂音消失,音乐响起,队列走起,队列展开,奏国歌,敬礼。一系列流程早已深深印在国旗班队员的心中。“国旗班的使命就是升旗,每升完一次旗,我们都会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每个人都怕某个细小的环节出现差错而使光荣不再发光。”有队员这么说。

  总有同学问他们,“你们总是起那么早,训练那么累,占用时间那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就为了那每月200的津贴,值得吗?”有队员回答:“这是信仰。”对啊,这是信仰,就如国旗班的一位队员说的:“这身军装背后那沉甸甸的信仰,是让我们用青春去扛起的重量。”采访过程中,副班长又向我们讲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有时下午降旗会碰到爷爷奶奶带着小孩子玩,有的小孩子就会跑过来拉我们的衣角问我们在干嘛。虽然不能笑,但心里真的很开心。”

  如果天空坚持要下雨,我只好让你知道什么是风雨同舟

  国旗班的训练是紧凑而严格的,国旗班的队员们几乎天天见面,因此大家的感情不只是普通的同学之谊,更有着并肩作战的战友情。“平时若有谁忘带了笔、本,大家都会习惯地在国旗班qq群里询问,总有同学顺路就送过去了。”高强度的训练让大家更加精诚团结,坦诚相待。

  班长跟我们讲了这样一个例子:“有一次下大雨,一位队员需要去东院降旗,这位队员刚要出门,就接到学长的电话,说他已经把旗降下来了,那位学长是从南湖赶过去的。”副班长告诉我们,其实他们都会这样互相帮助,平时有谁有事无法去升旗,问一声谁可以替我,马上就会有人回应,大家不会计较说我这次帮了你下次你一定要帮我,队友之间,无需太多言语,行动已是最好的证明。

  期间,我们问班长:“副班长给你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什么?”班长笑而不语。副班长帮忙解围说:“其实没什么印象深刻不深刻的,毕竟两个大男人嘛。”我们又用相同的问题问副班长,班长故作威严状说:“好好说”。“你看这就挺深刻的是吧,威胁!”副班长开着玩笑说。“印象最深刻的是,2016年我第一个见的人就是他。”班长的声音忽然响起。“对,我今年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副班长看向班长笑着附和,“我们两个一起从鉴湖走过来,如果脚步不一样了就马上调换过来。”听着他们如此自然的玩笑,看着他们如此自然的默契,忽然觉得十分羡慕,羡慕这份心照不宣。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的选择依旧不变

  为了国旗班的任务,他们放弃了很多,比如休息、出游、自习。当问到他们有没有为此感到不舒服时,他们的回答是斩钉截铁的两个字:没有。“其实大家都挺照顾我的,大家知道自己为国旗班付出很多,他们不会劝你别去训练了,跟我们去吃饭吧,而是会说今天晚上你们训练,那咱们改天再聚,也不会说你把闹钟声音调小一点,不要太响啊,没有人那么抱怨。”副班长告诉我们。“而且每个月的工资也大都用来和同学一起吃饭了,每个月寝室同学总会问快发工资了吧,咱们去哪吃啊之类的。”班长笑着补充。

  有同学为了训练翘了不知多少自习,也有同学为了华师会操甚至错过了期中考试,但他们在我校运动会开幕式上让大家看到了他们的一丝不苟,在华师会操其他高校面前展现了他们的风采,在武汉各高校国旗仪仗队会操比赛上,得到二等奖的他们忘记了自己久站的劳累,都兴奋地去和奖杯合影留念。这些给他们永久记忆的收获,让他们无悔每一次放弃。

  我会穿上一身帅气班服,去看你们每个人的眼神和汗水

  国旗班就像一个世代绵延的大家族,有年长的人离开,也有新的生命出现,有着强大的家规家律,更有持续的热情活力。“现在还不敢想离开这件事。”班长王群超说,“即使那些退队的队员,在我们请求帮助时,他们也会立即答应。就像校运会和临时接到任务通知的宪法日活动,新加入成员还不成熟,老队员不够,我就联系已经退队的成员回来帮忙,只要是有空的,甚至是如今大四的同学,也会回来。这就是我们国旗班的号召力,只要一个电话就过来了。”班长带着骄傲说,“每当我们出现问题时,一些已经工作的学长也会出来指正我们的错误,毫不留情的批评我们,因为他们想让国旗班越来越好。”

  对于新入的队员,他们的动作有时会不尽如人意,为了更好的队形队列,很多新成员会主动约起加训,老队员也会在一旁帮忙指导。班长想起了他刚入队时的事:“我刚加进来时走齐步会顺拐,李泽学长就把我单独叫出来练,开始训练前几天,每次一顺拐,李泽学长就帮我喊口号,并给我指导,只要我有进步,就毫不吝啬的夸我。”

  说着说着,坐在我们面前的两位提起了他们佩服的前辈:被许多人当作榜样、值得记一辈子的沈超班长,既严格要求又很暖心的陈山山学长,穿上军装就变了气质的李泽学长,总能帮忙解决问题的王磊学长,姐姐李解班长。“他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都是那么优秀。”副班长这样说。他们就这样传承着动作,传承着精神,传递着即使离开也割不断的情结。

  谈及国旗班未来的发展,班长说:“一方面希望有我们的一个阅览室,放我们的荣誉,这是文化建设;另一方面训练也要精益求精。平时训练好,有任何任务都可以做好。”“最后一个问题,如果你们也要离开了,最想说的一句话是什么?”班长想了一会说道:“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吧。”这句不知出处为何的话被国旗班一代代传下来,又继续传了下去。

  【后记】当他们走出奶茶店,身姿挺拔地并肩离开时,我好想替他们回答“你们在国旗班收获了什么?”这个问题,坚定有力的步伐,自信挺拔的身姿,寒风中队友同行的温暖。

关键词 国旗班

已有59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