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对话邓永柱:一个老兵的自述

发布:2015-12-29 来源:校报 浏览:2978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邓永柱,我校离退休干部,原武汉工业大学后勤总务处处长、总支书记,1999年退休。

  邓永柱现年79岁,1956年入伍,30年的军营生活,将青春年华献给国防事业,1986年转业到我校,从事高校后勤总务工作长达10年之久,1999年退休。退休后他仍心系学校、心系学生,不仅东奔西走,为学校后勤改革出谋献策,更总结自己一生,编写《一个老兵的人生轨迹》,为青年一代留下宝贵精神财富。12月9日,我校校报记者团的学生记者在宣传部和离退休办老师带领下,到荷花村对邓永柱进行了专访。

  记:参军带给您的收获有哪些?

  邓:1956年我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从此我在解放军这所大学里锻炼成长,是参军决定了我的命运,改变了我的人生。我在部队呆了30多年,把青春年华都献给了国防,也结识了很多生死之交的战友。老兵是我生命的一个阶段,就算转业了我也会时时刻刻以在部队中的要求来约束自己。

  记:在部队,什么事让你印象最为深刻?

  邓:印象最深刻、使我终生难忘的事就属我出席国庆10周年观礼。1959年,我22岁,作为一名战士的我和另外两位副司令代表省军区,前往天安门观礼,我在天安门观礼左一台,亲眼看到毛主席登上天安门城楼,见证了国庆10周年庆典。期间,作为观礼团的一员,在北京中南海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接见。这张大合影(手指墙上合影)是我家的传家宝,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它像一股无形的力量激励着我奋发向上、勇往直前。

  记:您为毛主席站过岗,见过毛主席吗?

  邓:我曾经是摩托车连的技术员,因抢救国家财产荣立二等功。从北京观礼回来,我就被任命为湖北省军区省委警卫连二排排长,在东湖客舍,现在的东湖宾馆工作。1960到1962年,我在东湖客舍工作三年,两次为毛主席做警卫。第一次见到毛主席他在东湖边散步,第二次是在东湖客舍和大家一起跳舞,我们警卫排的战士见到毛主席都很激动,可作为警卫战士,只能坚守自己的岗位,默默地向主席行注目礼。

  记:您是武汉最早的摩托车手,能跟我们讲讲您与摩托车的故事吗?

  邓:1956年,我在湖北省军区内卫一团的摩托连服役,当时武汉市只有50多辆摩托车,我秉承“干一行,爱一行,专一行”的思想,很快学会了驾驶,还拿到了全国摩托车比赛的冠军。由于是国产井岗山摩托车,车辆零件缺少,在维修中我成了技术革新能手,是连队的技工和保管员。在我任保管员期间,武汉下了一天一夜的大雨,放在地下室的车辆零件和器材被水淹了,从早上9点到中午12点,我几次潜到地下室抢救汽车零配件,最后一次呛水晕倒在水里,在医院抢救了五六个小时才醒过来。这次,我荣立二等功。

天安门合影

  记:您认为,在部队和转业后工作生活有什么相同和不同之处?

  邓:1971年我从连队调到机关,结束了长达15年的连队生活(1年的战士,2年的班长,3年的排长,6年的连长,2年的学员),那时眼睛一睁忙到熄灯,与战士摸爬滚打,吃、住、行、管,比父母管的还宽。到机关后担任处长,机关是全局性的工作,要为领导决策当好参谋。1986年我转业到我们理工大,原来的武汉工业大学,做总务后勤工作。学校后勤的每一项工作关系到教学和科研的顺利进行,关系到每个教职员工切身利益,马虎不得。

  记:为什么选择转业到高校?

  邓:小时候穷人没钱读书,我的祖祖辈辈大多数都没进过学堂门,我也因为没钱只读了一个小学,几十年来,我深深感受到知识缺乏给工作带来的力不从心。在部队自学后,更加意识到知识的重要,我选择转业到教育事业单位,希望在教育战线上尽自己最大的一份力,让更多的人受益。

  记:您在筹办华夏学院过程中做了什么工作,遇到了什么困难,有什么收获?

  邓:退休后,我参与了我校华夏学院的筹建工作。组建华夏学院的过程还算顺利,得到学校领导和人福公司的大力支持,资金到位后,国家的审批很快也下来了。2004年华夏学院成立,如今华夏学院在校学生已达2万余,从开始招生到现在已培养学生近5万。

  记:您对如何看待现在中国高校教育?

  邓:教育战线要不断进行改革创新,特别是部属院校要突出产学研,出成果,要面向世界一流大学:一是要超前意识;二是要广络人才;三是要不断改革创新,百年大计,教育为本;四是要进一步加强思想政治工作和传统道德教育。

  记:您认为学校在后勤的管理等方面有哪些改进的地方?

  邓:后勤管理总体上讲是指对人、财、物的管理,如何系统、科学、巧妙、艺术地履行总务后勤这一特定职能,是一门综合性的科学。只有调动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充分发挥人、财、物的作用,使责、权、利结合,这一职能才能得到开拓和发展。我在学校先后骑坏了4辆自行车,我的体会是,我在校园转,脑子装着科研和教学,心里想着师生和员工,两眼看四方,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做好服务。

邓永柱与夫人合照

  记:为什么想要写一本自传?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名字?

  邓:写自传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能够证明我这一辈子活着的意义吧。我并不想留给儿孙多少财产,但是把自己几十年的生活和工作中的经验和教训印成文字,或许会成为留给后辈的宝贵精神财富吧。我小时候家境贫困,受到党和部队的培养教育才走到今天,战友们和同志们都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对此我很感恩,“老兵”伴随我走过了大半个人生。

  记:您觉得“老兵精神”在您退休之后有怎样的体现?或者说发挥了怎样的作用呢?

  邓:可以说“老兵”二字贯穿了我的生活轨迹,退休之后,我依然坚持一个老兵、一头老黄牛的精神,为学校的建设发展发挥余热。退休不是人生的终点,而是新的起点,“老兵”精神让我克服了老年人的孤独感,鞭策我永不停歇。

采访邓永柱

  记:您对当代大学生的寄语或希望?

  邓:《一个老兵的人生轨迹》一书,是我对我这一辈子的总结,也是我能留给子孙的重要精神财富。我虽然退休了,但依然是学校的一份子,有责任、有义务表达对学校和学生的关心爱护,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尽管内容水平有限,我还是分别对学校老协赞助60本,对学校在读学生或者贫困生赞助200本,图书馆赞助20本,同时对华夏学院在读学生赞助50本。我在《一个老兵的人生轨迹》一书中提及了很多。现在的年青人,面对巨大的就业压力、社会压力,我希望他们面对生存压力时,要有理想,怀揣梦想,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成为一个个高尚的人,创造有价值的人生。对即将毕业走向工作岗位的同学,你们要做好吃苦创业的思想准备,把在学校学习的本领用在社会实践和工作中,去创业、去探索,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善良、勤劳、诚信是照亮我人生道路的三盏明灯,真诚、自律和勤奋是我人生路上的三大法宝。希望我的人生感悟对你们年青人有所裨益。(通讯员 李怡伽 丁绪涛 记者 谢小琴 摄影 黄佳玥 责任编辑 吴婷 屈秉男)

关键词 老兵邓永柱

已有8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