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行走40国”:穷游世界丈量生命的宽度

发布:2013-11-19 来源:新闻经纬 浏览:2804 字体:
 加载中

  新闻经纬讯 他是曾获“中国当代徐霞客”称号的旅行家,他是曾获“十佳博客”、“中国网民节形象大使”的网络明星。十三年来,他用最少的钱,带最简易的装备,领略着世界七大洲85个国家不同的风情。11月14日,作为活动嘉宾的“行走40国”应邀至理工大演讲。

  米色略旧的上衣,祥云、国旗图案的发型,带着相伴12年的背包和功能多样的魔术头巾,“行走40国”接受经纬网记者的采访。经历过刻苦铭心的劫难,经历过与死神的斗争,如今的他已经找到了快乐的秘诀,掌握了生命的宽度。

图为“行走40国”接受采访

  直面死亡 在旅行中重生

  1997年,在广州电视台工作的黑剑(“行走40国”曾用名)终于成功申请到台湾录制旅游节目。连续高强度工作半年后,黑剑累倒了,自己不甚在意的“肥胖”在体检时竟被发现是肾炎引起的浮肿。三个月后,病友的突然离去触动了黑剑对生命的思考:如果自己的时间也所剩不多,怎样度过才能让自己不遗憾?

  回忆起初中读过的切格瓦拉的《南美丛林日记》和喜欢的三毛,病中的黑剑决定,无论剩下多少时间,一定要去完成自己看看世界的梦想。2000年,黑剑开始了自己的旅程,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几年后,旅行的这个决定让他意外地获得重生。

  新闻经纬:不包括中国,到现在为止您已经旅行了多少年,走过多少个国家了?

  行走40国:从2000年开始,到现在13年了,走了85个国家和地区。  

  新闻经纬:看到您当初决定去旅行是因为97年得了肾炎,但是2000年才真正出发,其中的原因是?

  行走40国:我是97年生病,98年治病,98年下半年的时候一个病友的离去对我触动很大,于是有了旅行的想法,但是没那么多钱。98年之后我体力已经不行了,边治病边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工作,同时写一些歌词卖,房子也分隔成一些小单间,鸽子笼似的,卖出去,自己住在阳台上。就这样到2000年,两年多时间攒了四万多块,正好2000年开始有了“五一黄金周”,于是就出发了。

  新闻经纬:网上您提到过那是一段很抑郁的时光,请问这段时光您是怎么度过的?

  行走40国:当时以为活不下去了,心情特别郁闷,有很强烈的抑郁症。在台湾花莲医院的时候看医院创始人证严法师的《静思语录》,书里写一些心灵平静之类的,但还是抑郁,总是觉得死亡离自己很近。那时候心情特别不平定,有很多想法,又要赚旅费,于是就把自己的想法写出来卖给歌手。所以那段时间做的最多的就是写歌词,像张萌萌、朱德荣、浮克等一些音乐人都买过我的歌词。

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经纬:第一个去的国家是哪里?

  行走40国:第一个国家是越南。刚开始本来没想从国外走,想先在国内走。所以2000年的五一去了庐山,上去看仙人洞时走到一半身体就不行了,但是还必须走上去,因为上去才能有车,往回走的话更远。最后到宾馆的时候脚就不能动了,想着‘完了腿废了’,第二天都是别人抬到火车上的,后来医生说只是猛地一次走太多。所以当时觉得中国的设施没有国外的先进,不行,还是从国外走起吧。当然后来发现外国也不一定就先进。(笑)

  当时最想去的是欧洲,因为之前读书读到巴黎,就想去看埃菲尔铁塔什么的(笑)。但是那时候中国人根本就不可以游欧洲,欧洲还没向中国开放旅游,中国人还没有因私护照。当时就想那怎么出国呀,后来知道可以在边境办一个边境证进行边境游,就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去了越南,2000年十月一,第一个国家。

  新闻经纬:刚开始旅行时的感觉是怎么样的?

  行走40国:第一次出去的时候很开心,看到美景的时候什么都不用想,不像以前为了制作节目看到美景就要拍。所以那时候感觉特别快乐,但是快要回来的时候心情就开始不好,因为回来就意味着我还要上班。那时候生病也不知道能活多久,但也得上班啊,单位也给我减轻了工作压力,但是也要去审,就不想回来。

  新闻经纬:后来的旅行呢?

  行走40国:第二次旅行是2001年春节,新马泰。其实那次才是真正开始见识世界,越南毕竟也比较落后,去新加坡才发现,哟,原来世界这么发达,跟想象完全不一样。那次玩得很开心很轻松,完全放下了压力。

  这之后就开始有了野心,第三次跟团去欧洲,一万多,半个月走九个国家,虽然便宜但是时间太赶了,完全是走马观花,那时候就想有一天一定要自由行。所以03年泰国开放自由行的时候我就一个人去了金三角,清迈缅甸老挝交界的地方。(后来您有没有再去欧洲?)去了很多次,意大利去了八九次,前几天就是从意大利回来。法国也是去了多次。

在阿根廷火车站(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经纬:当时医生建议您旅行吗?

  行走40国:医生不建议,说太劳累了,但我自己以为时间不多了也就顾不了那么多,在整个旅程中心情很放松。之后的自由行很多都是很慢的深度游,住当地人家里。

  新闻经纬:自助游是近几年才兴起来的,您那时候就有自助游的想法?

  行走40国:03年我是最早自由行的一批。去年中央电视台拍了一个《变化十年的中国》,讲2000年入世到现在,有一集讲中国人走向世界旅游,就是拍的我的故事,展示我当时的护照什么的。其实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中国最早的,像当年到台湾去合拍旅行节目也是,现在职业旅行也是。 

  新闻经纬:身体是什么时候开始好转的?那之后继续旅行是为什么?

  行走40国:大概04、05年的时候,体检发现血尿没了,虽然高血压还在,但至少肾已经不是主要问题。我发现原来旅游也可以治病,而且那时旅游让我从一个抑郁的人变成一个快乐的人,因为就是这样的转变,尤其是我在路上接触那些不同国家的国民,在语言不通的情况下,通过比划交往,住在当地人家,我觉得这个过程很快乐,所以后来写成书《中国人你为什么不快乐》。

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一路思考 掌握生命的宽度

  很多人听说过这句话:“既然无法掌握生命的长度,那就去掌握生命的宽度。”彼时尚在病中的黑剑觉得自己活不了多久,但他相信每个人的生命都应该有奇迹存在。有些人生命很长却没有意义,无法预知未来的黑剑决定追逐生命的宽度。一路行走一路思考,黑剑把地球看了个遍,用追到的生命之宽来弥补生命之长,创造出自己生命中的奇迹。

  新闻经纬:请问您如何定义生命的宽度?

  行走40国:可以说是扩宽视野。这也是当初出发的目的。

  新闻经纬:行走这么多年,这么多国家,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行走40国:懂得了什么叫快乐,什么叫生活。

  新闻经纬:您说您在旅行的路途中学会了“阅读人”,能跟我们分享下吗?

  行走40国:最早我是以看风景为主,后来发现人才是最美的风景。我在一个国家了解到的那些人他们那种生活的状态和留学到中国的不一样,还看到很多书上没有的东西,甚至是与网上相反的。我觉得要了解一个国家就应该了解民族的苦难,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说对一个民族有了解。(您更倾向于落后的国家和城市?)对,现代化城市已全球化,虽然会在那样的地方歇脚,但主要还是希望能去到保留民族的地方去了解。

在瓦努阿图部落(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经纬:旅行中有没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和危险?有没有过放弃的念头?

  行走40国: 费用是一方面。其他的,其实就是苦和累。中间有过几次放弃的念头,比如说遇到危险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有巴基斯坦那次,当时在我的附近有人被枪杀,我就开始跑,就那次觉得在这个国家很危险,很想放弃。当时很紧张,可那些过去之后又觉得很好,好了伤疤忘了疼一样。这样的事情让我人生经历比别人更多了。包括我最近一次,去年11月底去以色列,刚到那里半个小时战争就爆发了,我和他们一起躲到地下防空洞,到警报声解除才爬出来。其他的还有第一次欧洲游的时候在布鲁塞尔遇到假警察,在巴黎被关进黑酒吧,在意大利直接被小孩抢包又抢回来,等等。 

  新闻经纬:你现在是把旅行当做职业吗?

  行走40国:可以这样讲,但是这是一个享受的事业,有些人会为了事业很辛苦,但是我这个事业,即使辛苦,我也会享受这个过程。

  新闻经纬:从开始旅行到当做一种职业,这其中的转折点是什么?

  行走40国:其实我有三个阶段。第一个是前三年,我的病还没好的时候,纯粹是旅游。当我的病好转就开始第二阶段——旅行。旅行是为了了解各民族的人和生活的。那时我去孟加拉国经历过洪灾,去巴基斯坦经历过动乱,只是为了解他们的生活态度,想知道快乐在哪儿。

  第三个阶段是反思。当我住到当地居民的家里,我就发现我对他们的了解更深了。我想我既然有那么好的条件,又是媒体出身,就应该把它写出来为我的民族所用。刚好那时发生富士康、大学生跳楼事件,我就想那些原始部落的人吃不饱穿不暖,但是他们开心,看着我的笑都是真心的。为什么我们的人在不愁吃穿的情况下却要自杀?所以我应该把我从世界各地得到的各民族快乐的方法,写出来让这些不快乐的中国人看,学会快乐。

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经纬:很多人也有旅行的愿望,但是因为放不下太多东西,比如家庭、工作,您当时决定去旅行时没有放不下的吗?

  行走40国:我当时是因为生病了才走的。我没有生病的话可能还放不下,但是病来了,你的生命随时都有可能终止的时候,你还顾得了其他的么?当时真的就以为自己只剩几年的时间。

  新闻经纬:您觉得您的生活有什么遗憾吗?比如您的事业、家庭,听说您没有成家。

  行走40国:其实也没什么后悔的,比如说跟我的同事朋友见面的时候,看着别人幸福的家庭,我也会羡慕。但我去国外多了以后我觉得这个世界是多元化的,既然我已经走上这个路了,已经晚了的我不去后悔,后悔也没用。况且我也得到了别人羡慕的,他们得不到的东西。

   笑看未来 将旅行融入生命

  虽已年过半百,黑剑依然充满激情与活力,活跃在各大洲之间,不断刷新着记录。现在的黑剑已经开始了有主题的旅行,第一个主题“快乐”已于三年前成书出版,有关“梦想”和“生命”的书籍也即将面世。“我不会停下脚步,如果说哪天真的会停下来,那就是我真的走不动了,那时我也会继续写书。”比起计划未来,黑剑更喜欢享受今天。

  采访结束后,黑剑展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物品——魔术头巾和背包。黑剑自己发明的魔术头巾平时缠在手臂上,有帽子、围脖、口罩、毛巾等十多种用途,减少了旅途中的负重。背包最外层是坚硬的金属,可以看到有些许划痕,“我很喜欢这个包,它可以防雨、防盗、防偷、防撞。”黑剑笑道,“这包跟了我12年多。”

相伴12年的背包

展示自己的创意:魔术头巾

  新闻经纬:现在生活状态是怎样的呢?能为我们描述一下吗? 

  行走40国:现在就是每出去一次就回国休息一段时间,整理我写作的东西,有时候演讲这样,因为我也要赚下一程的费用。现在旅行算是自己的职业嘛,已经慢慢摸索出了一种模式,更多的是看机会来决定去哪里。

  新闻经纬:有人说,很多人不去旅行,也不影响他们快乐的生活,您觉得旅行对于人生来说是必不可少的吗?旅行的意义是什么?

  行走40国:看阶段。我们孩子的思维一直被国家的教育框定了,他的见识没那么宽广,可能他大学毕业工作几十年后才发现这个职业不适合他,但已经来不及了。像西方推崇的间隔年,在大学读完,工作之前,去一个与你生活反差最大的地方了解不一样的生活。有了这个经历,你的眼光就是世界性的。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希望是能在20岁左右、一生最有激情的时候做有激情的事,这时候你走出去了你就见识了。人生的激情就几年,我现在还不停地走,别人说你怎么延续这么久,我说可能是我的青春还没告别吧(笑)。所以即使你现在走不了那么远,至少你在国内走走,对你的世界观有很大的帮助。但如果是三十多岁,已经成家立业过得快快乐乐,那也很好。

  新闻经纬:有过一次死里逃生的经历后,您如何看待生死?

  行走40国:其实生命这个问题,我还是觉得“来到这个世界就应该留下些什么”。(您觉得您留下的是什么?)我现在所做的是“摸索”。中国现在进入自由行时代,我希望我摸索的方法能够让想去自由行的人少走一些弯路。有些人给我留言说因为我,他迈出了自己去第一个国家的第一步,这就是对我的一个回报。当我想到我摸索的东西有人在用,有人受到鼓励,我觉得这就是我在活着的时候的一个贡献。

在斯洛文尼亚首都的古堡(本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新闻经纬:除了旅行,您认为扩宽生命的宽度还有其他方式吗?

  行走40国:生命的宽度,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理解。这个看职业吧,我现在是作为一个行者,所以我就认定了我的表现方式是这种。就像你们是记者,在采访各种各样的人,可能就在他们的故事里面已经对各种人生有了更深的理解。(笑)

  新闻经纬:您以后还会继续旅行吗,以后有什么计划?

  行走40国:我原来一直认为我这辈子就做一个电视人,最后顶多可能得个“十佳导演”什么的,周游世界时也没想过会是旅行家,也没想过能拿个什么“中国当代徐霞客”。所以今天来讲我不会去考虑那么远。我只想今天享受今天的生活,在目前还能走的情况下多走几个国家,把我想去的地方都去了。

  但是随着年纪大了如果真走不动了,我可能会去写书,因为现在积累的东西有太多还没写出来。我怕以后体力不行,所以现在多走一些,用微博记录下来,最后再整理出来成书。(见习学生记者  吴昕睿 学生记者 靳乾乾 刘苹  摄影 王婷 责任编辑 聂昕悦)

关键词 行走40国黑剑

已有1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