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关入世的首席智囊张汉林

发布:2010-4-12 来源:万荣置业网 浏览:2428 字体:
 加载中

  【校友名片】张汉林:1964年4月出生于贵州省遵义市,1986年毕业于武汉工学院机械工程系;1986.7-1988.8,在武汉工学院研究生部工作;1991.2,毕业于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获国际贸易专业硕士学位,留校任教。现任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对外经济贸易大学中国WTO研究院院长;兼任各大部委、省市世贸组织法律顾问,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市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港澳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主要研究GATT/世界贸易组织、国际贸易理论与政策、中国经济贸易与发展、国际投资与外国投资法等。多次应邀在中央党校、国家行政学院及各部委、省、市就经济全球化、世贸组织及国际经贸问题作专题报告,先后在《美国研究》、《世界经济》、《国际贸易》、《太平洋学报》、《国际贸易问题》、《国际经济合作》、《国际商务》、《对外贸易实务》、《国际商报》等杂志、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160多篇,100多万字,出版多部专著。

  新闻经纬讯 张汉林,中国最年轻的世贸专家,从1988年考上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研究生开始接触复关谈判,作为中国谈判组的法律顾问,今年只有37岁的张汉林在入世谈判的许多关键性问题上都留下了智慧的烙印,充当不可或缺的角色。在中国正式签署入世协议之时,张汉林自然成为了中外媒体追逐的焦点。
在中国正式加入世贸组织的前几天,记者来到张汉林的办公室,“最近真是很忙。”张汉林抱歉地说。不过当记者让他讲讲中国复关入世这15年来最难忘的事情时,张汉林马上兴奋起来。

  “谈到这么多年的入世历程,真是历历在目,事事难忘啊。中国所有入世的法律文件终于通过了,十几年的行行复复,可以说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头,什么滋味都有……”

  “欲擒故纵”试探美方

  1995年3月,在我国刚刚恢复的入世谈判中,龙永图率中国代表团,就市场准入议定书与缔约方进行了激烈的“讨价还价”。美方在谈判中坚持僵硬的立场和苛刻的要价,我方又不能丧失原则,使中国根本利益受损。谈判无法取得任何进展,陷入僵局,使代表团一筹莫展。

  此时张汉林建议,我国应采取相应的措施,冷落美方。同时,我们也告知美方,其受冷落的原因是美方一手造成的。当时只有30岁的张汉林熟知国际经济形势,特别是对美国经济发展相当关注,因此他主张,在美国没有任何改善要价和松动立场的情况下,我们要主动寻求与欧、加、日的主导作用,而冷落美国一方,待我国与欧、日等主要成员的谈判即将结束时,美国不会迟迟不动,则证明在近期取得突破性进展尚有希望。

  但这一行动采取与否都存在着相当的风险。"这时,如果美、欧、日、加四方仍然一如既往坚持要价,甚至提出更高的要求,这说明我国与他们的市场准入谈判近期无望取得突破性进展。"张汉林解释道。采取这一行动,张还抛出了第二条锦囊:在美、日等国家目前谈判无法取得突破性进展时,我们应力争做出适当努力与其他发达国家和主要转型经济国家就双边市场准入达成协议,实现“各个击破”。
 
  我的“最惠国待遇情结”
 
  谈到最惠国待遇,张汉林语气平和,但意味深长,"可以说,我们有一种最惠国待遇情结,清代签署通商口岸,是屈辱的'最惠国待遇';而入世后,签署的永久最惠国待遇是平等的、互惠互利的,中国可以和世贸组织成员中的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在一个多边的、稳定的、无条件的最惠国待遇原则下进行国际贸易,可以享受其他国家和地区关税减让和非关税减让的好处,对扩大中国的出口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1992年,国内有一种普遍的认识,认为中国复关后,美国应该无条件地给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但当时张汉林就提出,在中国复关后,美国极有可能运用美国的"互不适用"原则,不给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这一点是当时谈判代表团始料不及的,也是必须面对的。所以,张汉林提出,在下一轮的复关谈判中,一定要将"获得永久性最惠国待遇"作为一个明确的要求。当时任外经贸部国际司司长的龙永图认为张汉林的说法很值得重视。在1995年后,中美恢复入世双边谈判时,中国把入世后美国要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作为谈判的基础和第一要价。

  把永久性最惠国待遇作为谈判的基础和第一要价,就意味着要先谈下美国无条件给予中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才能进行双边关税减让谈判。在当时的国际政治环境中,需要美国政府一年一审批的最惠国待遇,成了中美之间解决各种国际事件的砝码。"这是复关入世15年谈判中,遇到的最大困难之一。"回忆至此,张汉林眉头紧锁,刚刚恢复的中美谈判又因此停滞不前。

  然而恰恰在此时,中国政府加大了招商引资的力度,此时的中国已非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巨大的市场前景早就让海外巨头垂涎三尺。于是IBM、AT&T、波音等美资跨国公司纷纷在中国落户,并在中国得到了蓬勃的发展。但与此同时,这些漂洋过海来做生意的老外,也在出口商品的时候感到,由于中国不享受美国永久性最惠国待遇,影响了他们的正常贸易业务。于是各大美资在华企业纷纷派人游说美国政府,保证中国享受最惠国待遇,恢复中国永久正常贸易关系,以确保自身的商业利益。终于,在中美下一轮谈判之前,美方主动放弃原有的条例,提出要与中国先进行双边关税减让谈判和市场准入谈判,最后再谈最惠国待遇。
终于在去年5月19日,美国众院以281票赞成、147票反对,通过了克林顿总统延长中国最惠国待遇的决定。

  花了两个21年推进繁荣

  “15年的复关入世历程,行行复复,令我最兴奋的就是2001年9月17日。”入世谈判后喜悦与轻松写在了张汉林的脸上,这一天,世界贸易组织通过了有关中国入世的一揽子法律文件和疑难问题敲定,中国入世大局已定。

  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过程,其间的曲曲折折可以写成一本书。“做了15年中国复关入世谈判代表团的法律顾问,从今年7月张汉林开始闭门写书,"书的名字还没有想好,但我要记录这段经历,同时也记载着中国这十几年间经济贸易的各种变革。入世之路是曲折的,但也不乏一些惊人的巧合。其中两个‘21’、两个‘19’,也数字化地记载了我们全民族的成长、发展历程。”

  新中国成立后,我国花了21年,在1971年,正式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从此中国在全球的政治外交上的地位得到了空前提高。当时在联合国的美国大使、后来的美国前总统老布什称,"这将是中国的历史转折,联合国的转折,世界的转折。

  1980年,我国恢复了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合法席位后,就开始准备恢复关贸总协定的合法地位的事宜。从此之后中国又用了第二个21年,终于在今年解决了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问题。实现了在"经济联合会"的地位。为中国实现全民族的振兴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政治经济环境。

  更有意思的是,我们从1986年开始,到1994年12月的复关冲刺,开了19次中国工作组会议,没能画上一个句号;但很巧合的是,2001年9月17日是中国入世的第18次工作组会议,解决了中国入世的基本问题,2001年11月10日在多哈的第19次工作组会议,中国正式入世。(责任编辑 网宣)

  文中主要材料截止日期07年10月,部分数据有更新。

关键词 校友风采校庆十周年

已有0人觉得很赞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