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校收费:百姓难得轻松的话题

发布:2001-7-3 来源:市场指南报2001.6.29 浏览:2411 字体:
 加载中
  一年一度的高考又已来临,当许多考生幸运地冲过高考这座独木桥后,等待他们的将是高额的学杂费用这道坎,对一些家庭来说,这些学费也许算不了什么,而对绝大多数普通人家而言,这笔费用却成了他们家庭的沉重负担。   新浪网曾就高校收费做过网上调查,在参加这项调查的22155名网友中,认为高校收费“价格合理”的有2835人,占13%;可以“勉强接受”的有5286人,占24%;感到“难以接受”的人最多,有14034人,占63%。    ———新浪网资料   A多数人难以接受高校收费价格   孩子如愿考取了大学,家长们一边为他们走出“成龙成凤”的第一步欣喜不已,一边又为这一年年递增上扬的学费发愁着急。面对高校收费,老百姓已经从心底接受并开始认同,毕竟高等教育不是义务教育,国家也不是很富裕,只是这费用到底应该收多少,学费最终会涨到一个什么程度,老百姓心中没有一个准。从90年代中期大学生上学象征性地收取费用,到现在每年四五千,甚至大几千上万的收取,这学费的飞涨着实让老百姓感到眼花缭乱,甚至心惊肉跳。   北京应该说是比较富裕的地区,市民的经济条件比起一般城市有着较为明显的优势,比起一些条件落后的地方更是天壤之别,但是有关调查机构了解到的情况是,该市有33%的人明确表示,以目前全家的收入,养活一个大学生有较大困难,另外还有37%的人表示养活一个大学生“只能勉强凑合”。半数左右的人士说,如果他们的子女考取了大学,孩子的学费将以申请贷款的形式获得。   上海的调查显示表明,一个大学生一年的费用平均至少需要1万元,而该市将近50%的家庭对孩子的学费承受力只在3000元左右;25%的家庭承受力在4000-5000元之间,也就是说,有75%的家庭承受力在5000元以下。而据另一项调查,广东的情况与上海相似。   在武汉,2000年入学的普通高等院校一般专业的学生收费是4000元左右,比起上一年增涨了30%,而各艺术院系学生每年学费达到9000多元,扩招生则需要多交费用至少3万元,这些都已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承受力,家长只有无奈地表示,“即使砸锅卖铁也要送孩子读书”,或者是“自己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不要紧,孩子没知识被社会淘汰才是大事”,听上去有些“悲壮”。   作为一个有良知的教育工作者,我们应该看到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由于经济原因,中国最大多数的平民子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很难增加,有的甚至在减少,我常常和我的同事们算这样一笔账,一个农村学生和一个下岗工人子女的学费和生活费占了他的全家收入的百分之多少?按一年交学费4000元计算,一个农民卖一汽车稻谷,所得不足4000元,除掉生产成本,纯收入只有1000元,要卖4汽车稻谷,才能供一个大学生一年的学费。四汽车稻谷是多少亩地的收成呢?40亩!中国农村哪一个家庭能种40亩水稻?一个下岗工人每个月最低生活保障为200元,要供养一个大学生上一年学,意味着这个下岗工人要20个月不吃不喝。———湖北经济管理大学校长黄木生   B高学费令许多家庭压顶沉重   一位80年代中期从武汉某大学毕业的先生“心有余悸”地说,他的老家是全省有名的贫困地区,家里穷得“连人民币都没认全”,那时候他们上学不但不交学费,每个月还有学校给的几十元补助,几年下来不仅未向家里要一分钱(要也不会有),还省吃俭用给家里贴了一些,如果那时候学校哪怕是只收200元的学费,估计他的书也是读不成的。   现在人们都在感叹养活一个大学生不容易,如果家里有两个孩子上大学,那简直就是幸福的“灭顶之灾”。记者老家农村有一户人家,大儿子前些年考取了清华大学,隔了两年女儿又以全市“文科状元”的好成绩考取北京一所名校,去年小儿子又考取了华中科技大学,接二连三的幸福把人都快喜晕了,然而巨大的经济压力却将父母完全压垮,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东西,惟一的一台黑白电视机也变卖了,有时家里连下锅的菜都没有,后来孩子们的母亲几次在菜地里偷别人的菜时被人捉住,孩子们听到母亲的“故事”时泪流满面。   事实上,学生除了交高额的学费外,生活费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份巨大支出,目前武汉高校的学生每月生活费普遍维持在500元左右,家庭条件好的,有的一个月用一两千,条件差的靠200来元也能度日。按平均水平计算下来,每个学生一年生活费得4000-6000元,此外还有计划外开支,如计算机等级证考试、英语等级证考试、托福、会计证、律师证、考试辅导培训、旅游等,加起来又是一笔不菲的开支,这样一个家庭每年为大学生支出的费用至少在一万元以上,四年下来,就得四五万元。   来自湖南邵阳的学生小齐去年被湖北某高校艺术专业录取,到学校时,除了交八九千元的学费外,又交了600元的住宿费,这还不算,学校还要每个学生交500元的生活用品费,这些生活用品无非就是一些军用棉被、热水瓶、脸盆之类的东西,打破天也就值一百来元,小齐来报到时带有被子等生活用品,问能不能不要学校的这些东西,学校坚决不答应,说不要就不能报到,再加上其它一些名目繁多的费用,他共交了1.1万元,最后手上只剩下了几元钱,上大学的第一天就不得不向寝室的学友借钱。小齐说在许多人眼里学艺术的学生家庭条件都不错,其实他班上的学生绝大多数家庭条件一般,许多学生的学费都是东挪西借筹到的,他这一万多元是借了五处地方才凑齐,谁知到学校还是不够。学生学费压力本来就够大了,如果学校再巧立名目收费,对他们来说,无意是雪上加霜。   据了解,中国目前有600多万在校大学生,其中有将近六成的学生来自农村,在城里人尚为高额学费叫苦不迭的时候,他们的经济压力可想而知。   C 扩招与贫寒子弟基本无缘   在一些地方,扩招生的收费高达数万元到十几万元,这已大大超出了一般家庭的承受能力,引起了许多人的不满。   ———人民日报消息   按照专家的说法,如果同龄人口(专指18-22岁青年)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在15%以下,高等教育就处在“精英化”教育阶段;15%-50%是大众化教育阶段;超过50%就进入普及化阶段。而在我国,目前同龄人口接受高等教育的比例不到10%,我国的高等教育还处在“精英化”阶段。根据我国经济建设发展的需要以及大众对高等教育越来越迫切的要求,高校进行扩招已是一个必然的趋势。   1999年是全国高校大规模扩招的第一年,当年录取的新生一下子由上一年的108万猛增到156万,扩招规模之大,行动之突然,前所未有,这一年在武汉通过扩招上大学的学生达1万余人。   扩招对广大渴望进大学的学生来说,无疑是一个福音,而扩招费用对他们无疑又是一个“噩耗”,一般扩招生的收费比计划生要多出2-3倍,人均需多交费用3万元以上,一些热门学校、热门专业甚至出现十多万的扩招费、捐资费。   从这几年扩招生入学的情况来看,不少家庭花得起这个钱,并且愿意在这方面投入,用他们的观点来说,花一些钱让孩子进大学读书,这对他们的人生道路将是一个转折,学到知识,面对今后越来越激烈的人才竞争,才会有立足的本钱,所以现在花这点钱值得。也有的家庭条件一般,但为了孩子,咬咬牙,还是上了扩招。也有少量家长是“不吃不喝”也要送孩子上扩招。   在上“扩招”的学生中,绝大多数是来自城市家庭,农村的学生屈指可数,对于许多农村、贫困地区的学生来说,扩招与他们似乎是没有关系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扩招是有失“公平的”,虽然这几年全国扩招的学生每年都有几十万,并且每年都在增长,但农村的学生上大学难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改观,想通过扩招上大学成为他们一个可望不可及的梦,其主要原因就是他们拿不出这么多“扩招费”来。于是有人呼吁,高校扩招可以把有关政策适当向农村学生倾斜,让他们与城市学生一样,享有更多上大学的机会,但这仅仅是呼吁,从几年的情况来看,这种局面基本上没有改观,即使在今后较长的一段时间内,农村学生与扩招“无缘”的状况还得维持着。   我不知道学校凭什么要收我们这么多钱,我觉得学校并没有为我们花去多少教育成本。我学的是文科,平时自学的比较多,我们这个专业不需要什么专门的教学设施,师资水平好像也一般,一些在读的研究生不时还为我们代上一阵子课。另外我们住宿条件也差,八九个人一个寝室。如果是学理工科,教学成本高些也许容易理解。———武汉某高校一位大二学生   D 教育成本是怎样算出来的   按照近些年一些高校对教育成本的测算,比较流行的说法是每生每年需要付出的教育成本是15000-20000元之间,而一些权威机构对大学教育成本的测算则是每生每年7000-8000元。一些高校的收费依据就是根据教育成本来推算的,有的为了达到收费目的,肆意拨高教育成本预算。根据国家有关政策,学生个人负担只能是教育成本的1/4或者1/3,如果高校收费超过这一标准难免引起收费浮躁化。     有关人士认为,高等教育是非义务教育,应该收取费用,但不能把学费看成是教育服务这种商品的价格。高等教育从本质上讲是公益事业,并非盈利机构,为社会培养高素质高层次的人才是高等教育的宗旨。学生是教育的受益者,用人单位、社会和国家也是教育的受益者,因此,除学生外,用人单位、社会和国家也要承担相当一部分教育成本。   而事实上,某些高校把学生当成一块“唐僧肉”,打着“教育产业化”的旗帜,进行违规招生,违规收费,变着戏法儿敛钱。而学生面对庞大的教育机器,虚实难辨,成为“沉默的羔羊”。近来,许多人风传研究生收费也要并轨,但没有并轨前,研究生收高费已经在一些学校公开流行,保留几个公费生只是遮遮耳目。在博士生的招收中,一些学校规定,招一个博士生,学校给导师一万多元的回扣。   也许有人要问,学校收的学费到底用到哪儿去了。有一点的确不用怀疑,一些高校通过收费,极大地改善了学校的教学环境和科研环境,教师待遇提高了,学生待遇也提高了,现在不少大学教室、宿舍有电话、电视、空调,有漂亮的实验室、网络教室、宽敞明亮的读书馆、高级的试验室以及聘请院士、外教等,这些与学费的提高有极大的关系。而有的高校,高额学费虽然收了,但学校发展非常缓慢,甚至停滞不前,相反,那里教师的工资待遇成倍增长,一些高校的教师工资每月大几千,这在武汉整个工薪阶层中绝对算是高薪,并不是说,高校老师不能获得高薪,问题是他们的付出与获得能否划上等号,在每月能得到一千来元的收入就算不错的整个武汉工薪阶层,   他们的收入是不是显得有些太过离谱?   E 百姓对学费的承受是多少   从学费和人均GDP的比例来看,目前我国的高校收费偏高。即使在美国,公立大学的学费一般只有几千美元,而且美国78%的大学生在公立大学就读。我国目前人均GDP约6500元人民币,学费3000元就已经占了人均GDP的46.15%,即使我国人均GDP今年增加到8000元,如果学费提高到5000 6000元的话,占人均GDP的比重也会提高到60% 70%,显然学费提高的幅度过大。   ———武汉理工大学张道中教授   面对高校收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持有异议,有人认为,大学收费要反对吃“大锅饭”,要实行一校一策,一专业一策,不但要有零收费,还要有负收费。把普遍收费定在一个价位后,允许部分高校、专业收费上浮20%-30%,也要强行让一些高校、专业收费“下沉”,因为一个学校里既有就业后回报高的专业,也有基础学科专业,而实行统一的收费标准不能体现出优质优价的原则。   据国家统计局信息资料显示,我国城镇居民199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为5425元,三口之家年均可支配收入为16275元,属于小康型家庭。三口之家日常开支按月人均300元计算,一年需要10800元,年节余5475元。这5475元要承担医疗、养老、住房、就业,教育等多项支出,其中教育支出是一个家庭查过年的庞大开支。如果把高校学费提高到每年5000-6000元,小康家庭也会力不从心。如果把贫困、温饱型家庭加起来,有91%的城镇居民承受不了学费提高而带来的经济压力,农村绝大多数居民的承受能力将更脆弱。   专家认为,我国高校学费如果每年按1万元收费,将会有80%以上的学生和家庭难以承受;如果学费按5000-6000元收取,举债读书的学生将会大幅度增加;如果高校收费标准普遍维持在3000元左右,虽说有20%左右的家庭承受不了,但大部分居民家庭能够接受。

关键词 收费高校

关注校园动态    打造新闻精品

© 2018 武汉理工大学经纬网

  检测到正在使用 Internet Explorer 。为了更好地浏览新闻经纬,请将浏览器升级到更高版本或更换浏览器    点击此处安装新内核